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3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祝我幸福(20140705楊奇煜生日賀文)

 
給29歲的你

生日快樂








真的….
 
沒希望了嗎?



 
楊奇煜聽見了婚禮進行曲的響起,看見了禮堂的大門打開,純白的禮服映入眼簾,白紗內隱約看見那掛著幸福的微笑,一手勾著她的父親,一手拿著捧花,緩緩地踏在紅地毯朝他走來。
 
這就是他跟莊濠全的結局了吧!
 
等到的人,不是他。
 
他也曾想過,粗心的莊濠全會不會沒看到那帖子?也是啦,他幹嘛不直接擺桌上就好,丟在床底下誰會去注意到?可是,如果那樣就太故意了,如果,他們有緣,那麼無論怎麼樣,莊濠全都會發現的。
 
直到現在他依然是個很宿命的人,他一直都相信"註定"這兩個字。所以他下了這兩場賭局。
 
但都到這個時候了,他殷殷期盼的人還是沒出現。都過了三個月了….
 
"搶婚"這個只會在電影電視中出現的鏡頭畢竟還是不會存在於現實中的。當然楊奇煜也沒想過莊濠全會大膽到那種地步,畢竟,搶的是新郎而不是新娘。這可會變成新聞頭條的,而且也會讓家族蒙羞。他們好歹都曾是公眾人物,如果發生了那種事,這台灣他們就住不下去了。也會從此跟他們的家人分離。
 
所以,楊奇煜給了莊濠全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他在這段時間回到了台灣,一切都可以挽回。但….事與願違啊!楊奇煜在心裡苦笑著,一個不再愛你的人即使你等到天荒地老他都不會出現的。
 
望眼欲穿始終見不到那個讓他留戀的身影。
 
男人,願意跟你上床不代表他愛你。在慾望的驅使之下,什麼都可以不在乎。愛,不過是個藉口罷了。
 
….你願意以溫柔耐心來照顧你的妻子,敬愛她…..盡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終身,不再和其他人發生感情,並且對她保持貞潔嗎?你願意在眾人面前許諾願意這樣嗎?」牧師開始唸著誓言。
 
不再存有異心嗎?他的心裡明明住著別人但他卻得要因為世俗的眼光去牽起一個他不愛的人的手,並許下諾言。
 
他要對他的上帝說謊嗎?在這神聖的地方,他能夠嗎?但他又不可能說真話。那麼,就只能放棄了。
 
在往後的日子中,他只能徹底忘了莊濠全那個人。
 
這輩子不要再想起他。
 
 
 
 



 
「司機,請你再快一點好嗎?」
 
「這位先生,我都已經快要超速啦!到時您拍拍屁股走人罰單可是我付啊!」
 
「我會留電話給你,罰單我來出。」
 
…..
 
莊濠全心急地看看窗外再看看手錶,這個時間,婚禮應該快開始了吧!他來得及嗎?
 
若不是看見楊奇煜的喜帖他絕對不會回來的。他只會把那一晚當成一個夢,一個甜美又哀傷的夢。
 
雖然他和楊奇煜分隔多年,但他對楊奇煜的個性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瞭解,而他也相信,楊奇煜那牛一樣的脾氣不會輕易更改。
 
會留下喜帖代表他希望莊濠全去阻止,否則就只是把那天當成一個結束徹底了斷而已。
 
楊奇煜那自尊心又高的嚇人,他不會主動開口要莊濠全留他,再加上他那微妙的浪漫心態,不難想像他是故意把喜帖放在床底下的。
 
這個人啊….一般人是很難猜測到他的行為代表的含意的。也正因為如此,當年的莊濠全才會認定他會是楊奇煜今生最後一個情人。
 
只是當他訂好機票收拾行李時,一通電話改變了他的計畫。一個在他初到加拿大時幫忙過他的朋友發生了嚴重的車禍,莊濠全一直都是有恩必報的人,這個時候他不能丟下朋友不管。
 
距離婚禮還有三個月,來得及。莊濠全是這麼想的,只要在婚禮前阻止就行。雖然對楊奇煜的家人很抱歉,但他不能再錯過那個人。
 
當朋友終於至昏迷中醒來,莊濠全才真的放下了心。只是他沒想到,機票竟那麼難訂。
 
沒辦法,正值寒假再加上新年前夕,大批的台灣人要回去過年。好不容易訂到了機位,卻下起了大雪,機場關閉。
 
他在機場待了兩天才上了飛機,回到了台灣已經是婚禮當天了。這真的不是他願意的,他一點都不想在教堂上演搶婚記。
 
但真的遇到了,他也只好這麼做。
 
當車子一停止後,莊濠全丟下了錢後也不管司機在那大喊客人找錢啊,就直接跑進了教堂。
 
一片寂靜。
 
教堂內空無一人,只有冬天的太陽透過了窗戶努力溫暖教堂的清冷。
 
還是太遲了。
 
已經結束了。
 
莊濠全走到了最前面無力地坐在了椅子上。這是楊奇煜的上帝故意的吧!反對著他們這段感情,而讓他這一路都困難重重,好不容易到了,卻已經人去樓空。
 
他不曉得楊奇煜是抱著什麼心態站在這裡,不甘嗎?還是死心?
 
最後,應該死心了吧!
 
因為等了三個月卻始終等不到他的出現。
 
那他真的只能祝他幸福嗎?
 
莊濠全抬起了頭看向了前方的祂….
 
這是你所希望的吧!而且,楊奇煜還在你的面前許下了誓言,想要破壞他婚姻的這個念頭一出現莊濠全馬上打消,那真的太難了。
 
一旦楊奇煜做了決定就沒什麼人能夠改變他。
 
只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莊濠全低下了頭,他看著自己的雙手,這雙手曾經也握著那雙手,雖然放手了,但心卻始終沒離開。
 
因為年少的驕傲也好,無聊的自尊也好,他們終究只能帶著遺憾過完自己的下半輩子。
 
如果時間能重來,他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人生,一旦錯過,就回不去了。
 
 





 
「你這個無神論者怎麼會在這?」
 
熟悉的聲音響起,莊濠全猛然抬起了頭,細微的陽光照射著他讓他微瞇起眼看著眼前的人。
 
有些不敢相信。
 
一身輕便的服裝,一張帶著戲謔的面容,那是他所一直留戀的。
 
「你怎麼在這?」這個時候應該是喜宴的開始吧!莊濠全看著楊奇煜坐在了他身旁。
 
「為什麼我不能在這?這裡是教堂啊!是你出現在這裡才奇怪吧!」楊奇煜低下頭閉上眼睛雙手合十。
 
看著楊奇煜禱告的身影,莊濠全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他只能呆呆地一直看著楊奇煜。
 
「看屁啊!」結束禱告後,楊奇煜一臉不爽地看向了莊濠全。
 
「喂喂,這個地方你講話收斂一點好嗎?」莊濠全真沒想到楊奇煜連在他的上帝面前都敢這樣。
 
「祂會包容我的。」一句話意有所指。
 
沉默了好一會,莊濠全終於開了口。
 
「我回來找你的….
 
「嗯。」
 
「太遲了吧!婚禮已經結束了吧!」
 
「嗯。」
 
聽到那肯定的語氣,莊濠全心更冷了,可是
 
「不在宴會上沒關係嗎?」問出了他最大的疑問。
 
「啊沒關係啊。」
 
楊奇煜輕描淡寫的回應更讓莊濠全疑惑了。
 
「你爸媽不會生氣嗎?」
 
「為什麼會生氣?」
 
這到底是怎樣?莊濠全無語了。
 
「喂….
 
「幹嘛?」莊濠全沒好氣的回著。
 
「你剛剛說你回來找我」楊奇煜偏過了頭,直勾勾地看著莊濠全。
 
「找我幹嘛?」
 
「嗯?」對上了那雙眼讓莊濠全一時失了神。
 
找你….
 
「嗯?」
 
「找你回到我身邊,不要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管了,莊濠全才不管楊奇煜是不是已婚人士了。
 
「哦」楊奇煜只是一直看著莊濠全,反而讓莊濠全避開了他的視線。
 
「但來不及了吧!」自嘲地笑了笑「你總不會背叛你的婚姻吧!雖然我可以當你的外遇對象」這大概是莊濠全有始以來最委屈的想法了。
 
「是哦….你甘願?」
 
甘願?怎麼可能!莊濠全向來也是驕傲的人,他的人又怎能容許別人染指。他怎麼可能忍受楊奇煜每晚躺在別人的身邊。
 
「反正時間久了,你老婆受不了就會提離婚了吧!」既然楊奇煜無法違背誓言那就讓她來做吧!
 
「可是你能確定我們真的可以永遠在一起?」楊奇煜握住了莊濠全的手,莊濠全立刻反握住十指交扣。
 
「那當然。」
 
「你願意?」
 
「我願意。」
 
那笑容是莊濠全見過最美麗的笑容。
 
「我也願意。」
 
一樣的誓言,不一樣的人,都在這許下。也許,他們曾放棄過,但該是你的還是你的,繞了一大圈,經過了那麼多年,他們的手還依然能重新牽起。
 
幸福,其實很簡單。
 
 





 
「所以,那喜帖是假的??」
 
「呃….她幫我的,她說給自己一個機會吧!所以就幫我改了那張只給你的喜帖。」
 
….不愧是你的前結婚對象。那我得好好謝謝她了….
 
「她剛剛已經去渡蜜月了!」
 
「什麼?」
 
「其實正確的結婚日期是三天前….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