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斷軌-11-

見小傑不回答,小煜繼續說下去。「你是廖俊傑,我是楊奇煜,我們是不同的兩個人,每個人生來就是不同,各有自己的優缺點,如果自己都不愛自己了,那又怎麼能要求別人愛自己呢?」 小傑有些動容,小煜居然能講出這樣的話,那個總愛對著他撒嬌明明比他大一歲,卻老被自己當成弟弟的男孩,竟然可以對他說教。情不自禁伸出另一隻手觸碰著他的臉頰。 他對小煜,一直有著又愛又恨的心理。 他討厭小煜的壞習慣,亂,髒,但卻不能不管他,不能不照顧他。他討厭這樣的自己。於是,他故意不理會小煜,故意對小煜的依賴視而不見,故意對小煜惡言相向。 在他們分房後,小傑更有了理由,不幫小煜做任何家事。一個人住的小煜,將房間搞的亂七八糟,再加上拍戲,根本沒有空洗衣服。一雙大眼就這樣瞅著他。 每每他心軟想答應小煜時,卻瞥見一旁敖犬的視線,那視線令小傑嫉妒,他從看過敖犬對誰有過那樣的眼神。 專注又充滿期待。 所以他刻意的拒絕小煜,他喜歡看那雙美麗的眼眸漾著失落,這樣,那雙眼眸就會屬於他。 只追尋著他。 是他,親手將一直投注在自己身上的那個視線給阻隔。 「你不生氣嗎?我對你做了那麼多過份的事。」小煜沒有拒絕他的碰觸,他的手,小傑心中溢滿悔恨。 搖搖頭,小傑的眼神又回復到從前那個總溫柔地看著他的眼神,小煜不怪他。「敖犬有沒有對你怎樣?」雖然是溫柔的眼神,但小傑全身散發著一股哀傷的氣氛。 聽到敖犬的名字,小傑震了一下,從那過後,他整個腦中都是敖犬的影子,卻在小煜出現後,他沒有再想起跟敖犬發生的事。 「他,差點揍我!」嘴角牽起一抺苦澀的笑,沒有想到,他跟敖犬會有這麼一天發生。 「對不起。」握緊了小傑的手,小煜心中好抱歉。「我該拉著他解釋清楚的,可是...」 「不關你的事,他想揍我,我可以體諒,誰能原諒一個傷害自己喜歡的人呢?」垂下了眼,小傑覺得他那天真的喪心病狂了。他怎麼會傷害小煜? 「那他說了什麼?」從一進門,就沒看見敖犬,外頭也沒傳來其他聲音,可見敖犬不在。 「他說,揍了你小煜會心疼。然後他就出去了。」當時,敖犬那個表情,小傑真的以為敖犬會揍他,事實上,當小傑做了傷害小煜的事情時,他心中就有著重重的懊悔,他渴望有人可以揍他一頓。 當敖犬抓著他興師問罪時,他沒有解釋,甚至他故意說一些有關於難聽的話,什麼是小煜自己送上門,反正,小煜喜歡他,還刻意說著小煜根本就犯賤,敖犬的拳頭都已經拿起了,卻遲遲沒落下。 「你不知道,他在床上有多風騷嗎?」 說完後,小傑就閉上了眼,掌風卻只是從自己臉頰劃過。接著背後的牆壁震了好大一聲,彷彿連房子都在搖晃。 睜開眼,卻看見敖犬痛苦的眼神。 「要不是小煜喜歡的是你,廖俊傑,你絕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我不准你污辱他,踐踏他的心。是我沒有保護他,是我的錯!是我不該放任他像個遊魂般的飄無定所,我知道只要我一用力扯,他就會屬於我。我卻自以為清高地說你最愛的應該是你自己,其實我多想告訴他,只要愛莊濠全就好!」 「媽的!這一點都不像我,我向來要誰就誰,管他什麼感受,不喜歡我就算了,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別人!但為什麼我就是對楊奇煜那麼執著。執著到連他不愛我我也不在乎?」 敖犬再次重重地捶了一下牆壁。 「我才是那個犯賤的人!而你,廖俊傑,天曉得我多想揍你,但我卻不想看到小煜難過的表情,揍了你,他會難過!」 說完,敖犬就離開了房間,聽著大門被狠狠關上的聲音,小傑知道,敖犬出去了。滑下了牆壁,他縮起了自己,他想起了小煜那天含淚的臉孔。 「如果你想發洩,你就做吧!我不會反抗。那我也可以從此走出只存在於廖俊傑的背影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