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斷軌-12-

用力地擺動著四肢,震耳欲聾的響音,鏡子裡反射的是一個被汗水淋漓的男人。 凌亂的頭髮,被汗水滲溼的T恤,莊濠全看了下鏡子,這個樣子還真像落水狗。 即使手腳不斷抗議著被過度使用,敖犬依究沒有停下動作,因為他只要一停止所有一切,他的腦中就會浮現小煜哭泣悲哀的臉。 於是他讓自己的身體不斷地超過負荷,藉由這種勞累來忘記廖俊傑加諸在楊奇煜身上的種種。 他氣小傑,卻更氣自己的無能為力。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喜歡的人不斷受傷害。 如果他不直接挑明拒絕小傑,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如果在他拒絕小傑後,就緊緊地跟在小煜身邊,即使被他唸,被他罵,他都該守護著小煜才對。 都是他害的!他不但沒有保護好小煜還讓他受到傷害。 莊濠全,你這個混蛋。 平時總愛黏人,偏偏在需要你的時候,你睡的跟豬一樣! 雙手撐在鏡子前的鐵杆上,低著頭,汗水不斷地滴落至地板上。 手緊握著鐵杆至指關節泛白。 他想起了這幾天小煜閃躲他的神情,當時他竟沒查覺得小煜的不對勁,只是把他當成拍戲太累了,若不是敖犬今天終於受不了跑去探班,是不是這件事就被小傑當成沒事樣,小煜暗自流淚下被輕描帶過。 他們三個人之間早已失衡。 甩甩頭,敖犬想把腦中的影像消去,小煜的臉卻不斷出現。 該死的! 他竟然幻覺到這種程度,從鏡中看見了小煜。 「你好臭!」 現連聲音都聽到了,敖犬怔怔地看著鏡中的人。 「擦一下吧!」 一旁遞出了毛巾,敖犬轉過頭看著活生生的人。不是幻影。 「沒力了嗎?」小煜拿著毛巾擦著敖犬臉上的汗水,他到底跳了多久啊?把自己搞的像剛從海水裡撈出來似的。 手貼著小煜的手,熱熱的,敖犬握緊著。 小煜眨眨眼,另一隻手也撫上了敖犬的臉頰,溫熱的觸感,不只是汗水.. 「我沒事!」牽起了嘴角,他看見敖犬眼底的心疼。 「真的!」像是保證似的,小煜不斷點頭。 敖犬仍舊沒開口,只是直直地看著小煜,像是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他似的。眼底有著執著,被他掌握住的手漸漸也汗溼。 「我很開心你沒有傷害小傑。」這樣的彼此傷害不該循環的,幸好向來衝動的敖犬這回並沒有做出什麼足令他們三個將再度受傷害的事。 「比起恨他,我更恨我自己。因為我比他更糟糕!」 看著眼前的臉,敖犬多希望時光能回到那個山上,那一晚真的很開心。大口喝酒,大口吆喝。一點都不像是平常的他們,更不用說他們是偶像藝人了。 「其實以外人來看,我才是你跟小傑間的第三者。如果沒有我,你們倆個就會順順利利,這樣過一輩子。」小煜打從心底是這麼認為的,他的確有股是第三者的感覺,畢竟敖犬跟小傑認識久了。就其他人的角度來看,他們倆個的確很適合。 敖犬搖搖頭。「兄弟跟情人是不同的!」 「我可以跟小傑一起跳舞,一起工作,一輩子都在一塊,可是,我跟他在一塊,卻不能感受的心悸,卻沒有想碰觸他的念頭。」將小煜的手拉至心窩處。「這裡,只為你才跳。」 面對敖犬的認真,小煜竟然噗嗤地笑出來。 「沒禮貎,我很認真在告白,你居然把我的話當成笑話,我的心好痛啊!」藉機更加握緊了在胸前的手。「這台詞我背很久呢!」 「你那是心臟有毛病吧!該去看醫生了!」小煜笑著睨了敖犬一眼,打那來學的啊!他們之間不適合太過饒舌的對白,又不是在拍偶像劇。 「你就是我的醫生,只有你可以醫治我。」敖犬繼續說著噁心的台詞,還裝模作樣地扭動的身體。引得小煜愈笑愈開心。 那笑靨,很久沒見了,敖犬情不自禁地雙手捧著小煜的臉。 俯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