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再見之前先說再見

「你快樂嗎?」 「快樂。」 「我不知道。」 在結束了最後的表演後,小煜低著頭將他的吉它輕輕地放進袋子裡,他沒想到,第一次帶Banana到光啟社亮相竟也是最後一次。 二年啊!他竟在這待了二年!這個夏令營還真久。 "從那裡開始就從那裡結束" 在那年夏天,一通電話讓他的夏天變的多彩多姿。在這年夏天,一個通知讓他的夏天畫上句點。 楊奇煜,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一個只是平時愛哼哼唱唱彈吉它的男孩,在這二年,他過了一個不平凡的生活。 雖然不到家喻戶曉,但至少走在路上,總是會吸引較多人注目,偶爾也會有人找他簽名,有不屑的眼神,也有驚喜的表情。 這樣的生活,很充實,卻也很不自由,他不再是那個每天只打混課業,摸麻將,把妹的楊奇煜,他是一個得不斷自律,不斷維持所謂形象的藝人小煜。 快樂嗎? 他努力告訴自己,表演是自己熱愛的,這樣的路是自己所選的,他不能後悔,只能自欺欺人的說,快樂。 他不能讓他的家人擔心,但他還是忍不住說了出口,他不知道。 再次環顧了錄影棚一眼,不捨地坐在了他們的椅子上,眼前的舞台,評審的座位,右方總是充斥著一堆工作人員,小小的道具間有著他們每個表演的回憶,那個小小的moniter,他總是透過它,看著整場錄影。 一切的一切是那麼令人懷念,那麼令人不捨,彷彿昨天他才剛加入這個家庭而已。 「等你好久,原來你還在這啊!」小傑在休息室等了小煜好一陣子,他們這一群畢業生在休息室那話別,等了一陣子卻沒等到小煜,所以小傑便找到錄影棚這。 諾大昏暗的錄影棚,更顯得小煜形影孤單。 小傑知道小煜的心情,所以他故意用著輕快的語氣, 「待會,這些佈景就全都要拆了,這個新佈景去年才換新的,去年,我完全沒想到,今年我們居然就要離開這裡了,這件制服,居然是我們穿的最久的一套制服,但也是我們最後一套制服。」小煜拉著背心,從夏未穿到涼秋,再從寒冬穿到初春,而在夏天尚未尾聲時,他們也褪下了這身衣服。 他記得冬天的時候,短袖讓他們手臂起了雞皮疙瘩,他們只能在制服的下面添加T恤,而他總是討厭將襯衫的最上面扣子扣好,還有那個蕾絲,讓他笑著說,好娘。還曾經在錄影休息,等候下場錄影時,他拆掉了那礙眼的裝飾,而在下場錄影時,忘了將它別上。 還被B2哥白了眼。 還有急著從片場回來,他忘了換上白布鞋,直接穿著劇中的黑布鞋。 有好多好多關於這裡的回憶,有好多好多好笑的事,感人的事,難過的事… 輕摸著小煜的頭髮,小傑坐在了小煜的旁邊。 「二年,想起來是個蠻長的時間,但過起來,就是一下子而已。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見到你時,還笑著跟敖犬在討論,像王紹偉的人也可以進來哦。」想起來小煜當年的樣子,那時的他,還不是普通的黑。 「你自己也很台好嗎!」不服氣地回嘴,誰沒有過去啊!每個人都是需要包裝的。 「我承認,不過你的五官一直都沒變。」沿著細髮,輕撫至眼角,臉頰,嘴角,情不自禁地湊上了前… 這裡是他們認識的地方,也是他們訴情的地方,輕嚐的吻,深吮的吻,他們從相識到相知到相愛,從棒棒堂的開堂到至從棒棒堂畢業。 「雖然,這裡沒了,可是我們依然擁有彼此,更加幸運的是,我們仍可以每天朝夕相處。」小傑真的很開心,他跟小煜是同一個團的,因為,他們不會因為畢業就從此只能久久見一次面。 「我很滿足了,小煜,遇見你,是來到這最意想不到的事情,也是我最開心的事情。」 靠著小煜的額頭,拭去他眼角的淚。 「回家好嗎?」 「嗯。」 牽起了小煜的手,小傑深吸了一口氣,他們站在一起環顧著這個場景。 終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工作人員陸續回來了,開始拆著那些他們曾有的回憶。 皇冠,評審的桌椅,他們的椅子.. 小傑跟小煜的手緊緊牽著,堅強的注視著這一切,他們沒法改變這個事實,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成為回憶,他們用眼睛記憶著最後的景像。 隨著工作人員的離去,真的就像敖犬說的,不見了,真的不見了,在他們的面前漸漸消失了。 不約而同的各嘆了一口氣,卻依然捨不得離開這個地方。 「你們倆個,到底在磨菇什麼啊?」 錄影棚門口傳來阿緯的叫喚聲。 「居然兩個人偷偷來這談情說愛。」敖犬不滿的聲音傳了進來。 「不要理他們了啦!我要捨棄你們自己開車回家了。」威廉手拿著今天表演的道具,買了車的他,理所當然地成了司機,而他的車就是他們的貨車,專門為他們載送樂器與道具。 「讓他們坐計程車吧!反正車子也坐不下六個人。」王子擺了個帥氣的姿勢,兩手交叉倚在門邊。 「喂喂,明明早上就是我坐威廉的車來的,你們其他人都嘛坐計程車,當然怎麼來就怎麼回去啊!」牽著小煜的手,小傑走向了他們的同伴。 「早上讓給你坐,晚上當然得換你坐計程車啊!」想省錢,大家一起來。阿緯早上提早來了,因為他要練習鋼琴。 走到了錄影棚門口時,小煜停住了腳步,回頭注視著棚內,其他五個人也跟著他的視線。 「再見了。」 小煜低低地說著,閉起了眼再睜開,他只覺得眼眶再度蓄滿了淚。 「再見。」 小傑的聲音,敖犬的聲音,王子的,威廉的,阿緯的。 牽起彼此的手,再次看了錄影棚一眼,他們轉回身,走出去。 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