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是誰

好奇地探著頭,角落隱約有著人影,但微弱地光線並沒有亮光帶入那個地方。 「學長?」 蕭邦試探性地喊著。 那人影動了一下,蕭邦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楚。「小煜學長?」 一個黑影從角落走向另一個通道,蕭邦用力地眨著眼,心裡則是打著懷疑,自己找錯地方,找錯人了? 角落的黑影再度動了一下,接著緩緩朝著自己所在的光亮前來。 「小煜學長!」蕭邦沒找錯地方,阿緯學長說的沒錯,小煜學長在這裡。 「怎了?」 那雙被眾人形容超愛亂放電的桃花眼直視著他。 蕭邦不禁微微有點臉紅,眼神有些下滑卻瞧見了敞開的衣領有著微微點紅... 那是什麼? 「蕭蕭?」 低沉的嗓音讓蕭邦稍回了神。將視線再轉回那臉上。 那臉,怎麼也泛著紅暈? 剛剛,他沒看錯,是有另一個人在那吧! 小煜學長的衣衫似乎有些不整?應該扣好的領口,現有2顆扣子已解開,背心不見跡影,本來已經弄好的頭髮此時也有些凌亂。 「你是來找我發呆的嗎?」好笑地略抬著頭,小煜覺得他這個剛認的學弟怎麼放空能力也不輸他。 「呃...」蕭邦此時才回過神來,他感覺到一股燥熱襲上,不禁暗暗慶幸,自己的皮膚較黝黑,否則被學長看到他看他看到臉紅豈不很糗。 「便當..」抬高了手上的東西 。「大家都去找自己學長吃飯了,所以我來找你。」錄影後,有被學長認領的學弟都主動去找他們的學長了。當蕭邦拿著便當回休息室時,便被其他底迪猛虧自己,說什麼沒禮貎,怎麼沒去找學長之類的。還有,說什麼你怕小煜學長吧!他可是跟誰都不親近的難搞學長呢! 蕭邦覺得很困窘,他只好拿起自己便當來找小煜。 並非不願意,而是他不知道要怎麼做。 15歲的他,其實對這個圈子還是覺得很不能適應。他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知道能做什麼。所以總是跟著大家的腳步,別人說,他就做。 不是個很愛出風頭的人,在節目上也很少拿麥克風,被點到名也不知要說什麼,效果,SET梗,他全不會。 他只是想讓自己的年少留個記念。 看著身旁吃著便當的小煜,他突然覺得他們倆個除了音樂外,還有著其他的共通點。 小煜學長也是在團體內不多話較沉默的人。 這是所謂音樂人特有的怪癖嗎? 「還適應嗎?」 突來的話令蕭邦愣了一下。搖搖頭。 「既然都進來了,也只能試應它了。」 肩膀被拍著,一雙帶著笑意的眼眸看著他。 「學長,你一點都不難相處嘛!那些都是節目效果吧!其實你在棒棒堂不可能沒有朋友的!」蕭邦一點都不相信眼前這個有著溫柔笑容的人就是常被人批難搞的大魔王。 「噗!我是真的不太好相處啊!誰叫我比較自我,他們都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很難進去我的世界。」 「那是他們不了解你,要進入你的世界就該給你空間。」脫口而出的話,令蕭邦自己也嚇到。他又何嘗了解這個學長呢? 驚訝的眼眸看著他,蕭邦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悠悠的話傳來,「沒關係,這世界上只要有一個人了解我就好。」 「例如剛剛那個人?」蕭邦再度脫口而出。 「剛剛?你看到了?」 「我只看到有人離開而已。」蕭邦一直很好奇,是誰跟小煜學長在那呢? 「哦,他啊!應該是吧!不過也不太算!」 歪著頭思考的樣子,有別於他以往所呈現出來的那樣,讓人覺得新鮮。 「是你們Lollipop的人嗎?」話是這麼問,但蕭邦卻帶著遲疑,畢竟剛他得到的訊息是所有的學弟都跟自己的學長一起吃飯。但他剛剛的確也只有看見阿緯學長和隊長二個人在那吃飯而已。 「你問太多了哦!」 問題並沒有得到答案,但蕭邦不敢再追問下去了。 「無論怎麼樣,都要堅持下去。光憑著愛音樂的心是很難在棒棒堂生存下去的。畢竟這裡的環境較不適合我們這樣的人。」 嘆息聲傳來。蕭邦抬起頭看著那側臉。 他記得小煜學長在最後一次表演說的話。 在這個環境裡頭,是很難讓他盡興地玩樂團的。 這條路,不好走,但小煜學長還是走著,蕭邦思緒有些飄遠了。到底該不該繼續呢? 「怎麼樣,你心靈有沒有受傷啊!是不是真的很難搞呢?」 一回到攝影棚,其他的底迪就圍到蕭邦旁詢問著。 「他有沒有對你發脾氣啊?聽說他脾氣說來就來呢!」 「你該不會被嚇呆了吧!」 大夥你一言,我一句的,讓蕭邦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完了完了!真的傻了!」 對他們而言,小煜是最不容易親近的學長,連跟他最好的其他五棒都很難打入他的心房。而15歲單純無害的蕭邦就這麼剛好遇到這個憤世的Rocker學長,那下場,恐怕會很慘。 「沒關係啦!一次挫折不會怎麼樣的,如果你那麼容易就成為他的好朋友,那之前學長們不都白活了,他們可是跟他共處了2年多呢!」 「對啊對啊!你看小樂跟虎牙還不是都一樣跟他不熟!」 沒想到居然是遇到那個傳說最難搞的學長,他們也只能安慰蕭邦。還指了其他例子。 蕭邦回了神過來,看向了正在聊天的小樂跟虎牙。他走了過去。 「怎麼了?」兩個人好奇地注視著蕭邦。 「我想請問一下,小煜學長跟那個底迪最好啊?」蕭邦看了看就只能問這2個唯一較熟的人了。 「小煜?」小樂跟虎牙面面相覷。 蕭邦用力地點點頭。 「他跟大家都不熟。」雖然很訝異,不過小樂還是回答了蕭邦的問題。 「可是我剛看到他跟某個人還蠻親蜜的..」蕭邦愈講愈小聲。 他只是想搞清楚那個人是誰而已,是誰可以突破小煜的心房。 小樂跟虎牙再度互看著,而後,他們一起拍著蕭邦的肩膀。 「你看錯了啦!」「你眼花了啦!」「這麼小眼睛就有問題,要趕快去給醫生看哦!」 兩個人一直否定蕭邦的話。 「但我問小煜學長,他說那個人算是跟他比較要好的啊!」這兩個人那麼急切地否認,這讓蕭邦更是起了疑心。 「你聽錯了啦!喂,虎牙,你不是要去找你麻吉,走,我陪你去!」小樂說完就拉著虎牙快速離去。 蕭邦滿腹疑問,為什麼呢? 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蕭邦慶幸自己的位子視野夠佳,可以看到棚裡的各個角落。他希望可以看出一些蛛絲螞跡。 他只是想證明節目上說的是否都只是效果而已,小煜說他沒有跟任何一個底迪較要好,莫非小煜也是SET的? 那就真的證明了,棒棒堂真的都是在做效果而已。 這樣的結果令他有些沮喪。 他看著對面那六個空位,錄影都要開始了,還沒有人進來。 B2哥在喊人了。 阿緯學長先走進來,坐在位子上了。 「劉俊緯!」 一個人影衝上去勒住了阿緯的脖子。 「你故意的對吧!」 「呃...我快喘不過氣了啦!放手啦!」 「你幹嘛派人破壞我的好事!」 「呃...我沒有啦!」 「你明知道我們在緬懷,你還故意告訴別人。」 「沒有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唉喲,又沒差那一時。」 「你還講!」 蕭邦看著眼前那糾纒在一塊的人影,那個學長的手上還拿著一件背心... 「喂,蕭邦,你發燒了啊,你臉好紅哦!」 他明白了一些在他這個年紀不應該明白的事情。 他的臉燙的快可以煎蛋了。 他也知道為什麼小樂跟虎牙都說不知道了。 「喂,蕭邦!你好像快昏倒了啊!蕭邦!」 「啊!小煜,你幹嘛踢我?」 「背心拿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