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彩虹過後

靜的出奇的房子。       楊奇煜將那盒慘不忍賭的蛋糕放在了餐桌上,四處看了一下。    應該沒人在吧!    自從他們的工作分開後,大家就很少聚在一塊了,好幾天沒講到話也是正常的,他也不太知道其他人的行踪。    無所謂,反正,他也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了。    原先,他就不是個群體生物。    一股腦地將身上的揹的,拿的,外套,全部都丟到了地上,鑽進了被窩,在這裡才能令他有安全感。       剛才的快樂,瞬間而逝。       一直睡的並不安穩,翻來覆去的,覺得身體悶悶的,有股熱氣在體內流竄著,昏昏沉沉的,四肢無力。       他看到了一個男孩。    拿著吉它,看著樂譜,認真地在撥動著琴弦,生澀的指法,僵硬的樂聲。    站在舞台上,用力地嘶吼著,快速地撥弄著琴弦,配合著鼓聲,和兩旁的團員們一起點頭擺動。    拿著麥克風,安安份份地站著,配合著隊型走動著。擺出笑容揮揮手。    看著鏡子的自己,額上的汗流是因為他擺動著四肢。他皺起眉,記著艱澀的舞步。他喘著氣,覺得自己很想大喊到底為什麼。    戴著耳機,他阻隔所有的聲音,所有的人,連自己,他也把心靈關閉,他不敢去觸碰自己的心,去傾聽它到底要什麼...             恍恍惚惚中,他聽到了人聲,腳步聲,好吵,好煩,他伸出手想把所有躁音揮走,卻發現自己的手被擒住。    無法掙脫。    就像他被困在那個世界一樣,他沒辦法脫離,只能讓自己不斷地重覆同樣的事項。                「醒了!醒了!」    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阿緯擔憂的神情。    「你沒事吧?」    一旁傳來小傑急促的聲音。    「要去醫院嗎?」    是王子平靜的嗓音。    「你真的很虛哩!改天我帶去你運動。」    威廉皺著眉看著他。       撐起了身,楊奇煜發現自己的喉嚨發緊地讓他無法說話。    「又感冒了吧?去看一下醫生吧?」阿緯建議著。    「喝口水吧!」王子遞上了水。    小煜一口氣將水全部仰進。    面對著仍是四張擔憂的臉,牽起嘴角,「我沒事,可能今天在外頭走太久了,有點中暑吧!」    「對了,我今天看到雙彩虹,你們有看到嗎?」    是帶著冀望的,期盼著有人可以和他分享那小小的滿足快樂。    四顆頭顱同時搖搖頭。    強掩住心中的失落感,楊奇煜還是勉強自己給他們一個微笑,「我沒事,放心吧!」    再三地點著頭,強調自己的語氣。             等待所有人都離開自己的房間後,楊奇煜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走到了窗邊,外頭是一片漆黑,車水馬龍的聲音提醒著,他仍在台北市。    這是他選的路,但為什麼每每他仍是不斷地想大喊呢?    「小煜?」    房門口探出了一顆頭顱。    「怎樣?」    「你想不想吃蛋糕啊?」舉高了手上的提袋。    蛋糕?小煜微征著。    其實他也不是喜歡吃蛋糕,只是他虛榮地想享受大家幫他慶祝的感覺而已。    「剛有粉絲送給我,我想說你不是一直在抱怨生日沒吃到蛋糕,所以...」閃進了房間,敖犬走向了窗邊。    就這樣一直盯著那包裝美麗的盒子。    「你很想吃吧,給你。是巧克力的。」見小煜仍在發呆,敖犬拉起小煜的手,將盒子放在他手上。    「你怎麼知道是巧克力的?」華麗的包裝讓人根本看不見裡頭。    「呃…」敖犬一時間找不到理由。    「我隨便說的啦,你吃吧,我回房間了。」胡亂地只想趕快結束這個尷尬的場面,敖犬轉身回房。    蛋糕…    酸澀湧上心頭,他自以為內心早已平靜,卻只是因為一個蛋糕讓他的心掀起了巨浪。    「我…不想吃。」聲音沙啞的彷彿不是自己似的。    「什麼?」已經走到門口的敖犬突然回過頭。「小煜,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要吃!」用力眨著眼,要讓眼中的熱浪消去。    「小煜…」敖犬再度走回窗邊。「你不喜歡巧克力?我以為你只是不喜歡奶油而已,我們這個月每次慶生,你看起來對那些蛋糕興趣好像都不大,我想是因為不是你喜歡的口味,所以才以為你會喜歡巧克力的。」    解釋,只會搓破自己所編織的謊言。    還說是粉絲送的。       「我討厭奶油。」他討厭的是那粉白的顏色,虛幻的不切實際。    「我就猜你討厭奶油,餐桌上有一個爛爛的奶油蛋糕,我想應該是你不想吃擺在那的。所以…」    話並沒有說完,但小煜已經猜到了。    他的心中有股暖流流過。    「我不喜歡的是一個人吃蛋糕。」他知道自己老是任性地像個孩子一樣耍賴,但是,卻總是沒有人能夠查覺。    「那我們一起吃吧!當作是提前為我慶生好不好?」    敖犬接過了小煜手上的蛋糕,將它放在桌子上頭,小心地拆掉了緞帶,打開盒子。只是用著小小紅莓裝飾著深咖啡色的表面,小小圓圓的,沒有華麗碩大的草莓擺在上頭,卻讓人覺得精巧。    「我不要唱生日快樂歌,為什麼你沒有幫我唱,我要幫你?」再度像個愛計較的小朋友一樣,小煜宣洩著心中的不平。    「好好,隨便你嘛,明年我一定會幫你慶生的,好嗎?」蠟燭任意地丟在旁,敖犬慢慢仔細地在蛋糕上劃下一刀。    「裡頭有布丁還有水蜜桃呢…」    聽著敖犬的聲音,小煜心中的鬱悶一掃而空,雖然他今年的生日沒有人幫他慶生,但他卻得到一個承諾,還有一個…    特地為他買的蛋糕。    不是只是因為生日所以義務性質的蛋糕。             「敖犬,我今天看到雙彩虹了。」    「真的嗎?那你有沒有拍起來啊?」    「沒有!」    「那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我幫你拍起來,或是你可以用手機拍啊!那麼難得,很漂亮吧!」    「嗯,很漂亮。」    「吼,楊奇煜,你怎麼可以獨樂樂呢!下回再有這種場景出現,你一定要打給我,我幫你把它拍起來。你要記得。誰叫你都不留回憶的,有照片,才會知道自己以前做了什麼,看了什麼,生活中有許多有趣的事情。」    「如果你懶的為你自己留下回憶,那我幫你留好嗎?」    「…」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