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年-1-

莊濠全從沒想過他還會有再跟楊奇煜見面的一天。 而且,還是在這樣的場合。 楊奇煜倚在窗邊,帶笑的眸子看著他,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讓他整個人彷彿透明般。 整齊俐落的頭髮,被陽光照的透亮的白色襯衫配上了深紅白間色的領帶,黑色的西裝褲和黑亮的出奇的皮鞋,一絲不苟的穿著,典型的上班族穿著。 莊濠全有著訝異,而楊奇煜的眼神告訴了他,他還記得莊濠全。 畢竟他們曾幾乎天天相處在一塊五年多,幾乎天天,除了後期他們各自發展外,但他們仍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他們熟的甚至比自己家人還要熟。 而他們共事的那段回憶更是彼此記憶裡最無法抺滅的一切。 但他們並沒有久別重逢的寒暄擁抱,只是淡淡地跟彼此點了個頭,會議上頭他們就像初次見面那樣的客套,商量著公事上的合作。 當會議結束時,兩方的人站起來和對方握手,他對上了那帶著戲謔的眼眸,飛快地對著他眨了一下,莊濠全好笑地想著,剛那個規規矩矩,正正經經,說話有條不紊的人根本不是他記憶裡的楊奇煜,這調皮的眼神才是。 才是那個在他們年少輕狂的年代,最愛鬼吼鬼叫,用力嘶吼的Lollipop主唱,骨子裡流著搖滾血液的楊奇煜。 不過,他們並沒有私下邀約去吃飯或是喝一杯的。 他們見面的地方仍是在楊奇煜公司的會議室。 他們生疏地就像只是單純的生意合作夥伴而已。 在忙了兩個多月後,他們的案子終於結束了,產品成功上市,並獲得極高的評價,雙方公司便一起招開了慶功會。 莊濠全其實已經很疲憊了,連趕圖趕了三天三夜,他的神智已經不太清醒了,但,有時候不是他說不去就可以不去,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老闆一聲令下,他還是只能拖著殘敗的軀殼在這場party上露著臉。 「幹什麼一付要死不活的樣子。」遠遠地就看見敖犬在這種歡樂的場合放空呆茫,小煜終於還是忍不住過來和他打聲招呼。 背被用力拍了一下,敖犬抬起了頭。「是你哦,我還以為你打算一輩子不跟我相認了呢!」 敖犬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主動找小煜聊天,畢竟他們曾經那麼熟悉過,可是,他記憶中的小煜就是那種不會跟人很熱絡的人,敖犬也怕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太久沒見面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是膽小地害怕被人拒絕。 小煜拿起酒杯啜了一口,「我不好意思嘛!而且每次都那麼多人在,我可不想一跟你相認後,就被大家想起了那段往事。」離開演藝圈很久了,小煜雖然從沒後悔曾加入那個世界,可是,現在的他,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他不想引起別人的側目。 「還好啦,好像也沒什麼人記得啊!」偶像團體多的數不清,他們曾經很紅過沒錯,不過也只限於某一族群,所以敖犬在出來工作後,並沒有受人注目,只是偶爾有些年紀較輕的女生好奇地問過他是不是誰誰誰而已。 「幹嘛講的我們很不紅似的啊!」小煜好笑地瞪著敖犬。「我可從不覺得我的選擇是錯的哦!」 一聽到小煜這句話,敖犬也笑了,「是是是,全拜你之賜,咱們那舞蹈團體才不至於被人批評是五音不全的偶像團體。」 當年的小煜其實大家都很替他叫屈,明明就是個Rocker,卻陪著他們一直在那吼吼吼,跳著舞的。 一打開話匣子後,他們倆個就聊開了。 開始笑著說起之後的種種,例如阿緯自己開了個舞蹈工作室啊,威廉跑去當體育老師,王子還在演藝圈,小傑也當起了上班族,嘻嘻哈哈地笑談著在那個年代發生的所有趣事。 記憶,真的是很奇妙的事。 在當下,你不會覺得所做的事有什麼值得驕傲,炫耀的,但,在多年以後,當你想起了過去曾經的一切,卻總可以發出會心的一笑。 當年....我們曾經那麼蠢過。 「你結婚了嗎?」敖犬突然冒出了這句話,他有注意到小煜的左手無名指帶著戒子。 「你覺得呢?」沒有正面地回答敖犬的話。 敖犬看著那只戒子,他不記得有人告訴他小煜結婚的訊息,他想,即使他跟小煜較不熟,但至少小煜也跟阿緯小傑較好,如果他要結婚,他們倆個絕對會知道的。 但沒有人跟他說。 敖犬搖搖頭,「應該是戴好玩的吧!」從以前小煜就是喜歡戴一些飾品的人,項鍊,手環,戒子,耳環,就像他現在是個上班族沒錯,但他耳朵上依然有著一顆閃亮亮的鑽石。 那是小煜的正字標誌。 這也代表著,他外表是正經的上班族,但內心依舊是當年的那個Rocker。 「你呢?我可沒忘記當年我們都笑你已經是適婚年齡了。」小煜依然沒回答敖犬的話,反問著他。 敖犬舉起了雙手,十指猶空。 「我很想結啊!可是沒女人願意嫁給我。」家裡長輩不時地催著他,他也想,可是,就是沒緣份吧! 「你?你這個花心大蘿蔔,想也知道女人一見到你,就覺得你絕對會負了她們,誰敢嫁你啊!」當年的敖犬可是被評為種狗,看到女人就口水快流下來了,每每有漂亮的女生出現,那天晚上敖犬就有可能鬧失踪。 「拜託,楊奇煜,當年有花心劈腿男封號的可不是我,而是你,煜哥...」敖犬刻意裝著嗲聲叫著小煜當年的稱號。 「你要死了你!裝什麼娘啊!」小煜笑著捶了敖犬一下。 笑鬧的倆人引起了其他的注意。 「ㄟ...」敖犬推了小煜一下。 「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的喝一杯吧!不然在這裡,很難聊的盡興。」敖犬提出了建議。 小煜不是沒發現從他跟敖犬聊開了後,就不時有人將目光投注在他們身上。 「OK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