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年-2-

大口喝著啤酒,大口吃著魯味還有一大堆他們倆個剛去夜市買來的下酒菜。 小煜沒想到他們最後的目的地居然是敖犬的家。原先他們去了酒吧,卻發現那的人吵的不像話,倆個人講話時都得用吼的,而他們又不想去24小時的咖啡廳,那可是靜的嚇人的,也不能痛痛快快喝著酒。 最後敖犬提出了建議,他家在附近,不如買些東西跟酒回去喝,反正明天也放假,來個不醉不歸。小煜也想不出其他地方,又剛好看到夜市裡的美食,他想起了自己似乎好久沒吃過像那樣的路邊小吃了。他的生活都跟簡餐,鬆餅,三明治,咖啡,那種所謂高級知識份子的食物扯在一塊。 但其實他好想吃那些沒營養的垃圾食物,什麼雞排,燒烤,珍珠奶茶之類的。 於是,他們倆個就提著大包小包往敖犬家去。 小煜好奇地看著四周,兩個房間,一間主臥,一間書房兼工作室,客廳,廚房。 「莊敖犬,你真的賺不少呢!」小煜再開了一罐啤酒。他扯開了領帶,將它丟到一旁,解開了襯衫的前兩顆扣子,舒服地往後仰,靠著沙發。 冰冰涼涼的啤酒入口,滋味真是無比清涼。 「買房子本來就是我的夢想啊!」敖犬回家之後,就先換上自己的休閒服了,他可不想穿著那彆扭的衣服在自己家裡。 「難怪你那麼小氣。」以前想拗敖犬一頓真是超難的。 「但我現在得到回報了啊!這證明當時的小氣是對的。」驕傲地看向了小煜,敖犬卻發現自己無法移開視線。 酡紅的臉頰,微曛的表情,半瞇的眼眸,嘴角猶帶著水意,敞開的領口透著一絲絲的春光... 「哼,小氣就小氣,那現在那麼有錢的話,這一攤就全給你請了。」桌上散落著一大堆空了的啤酒瓶,還有一大堆有的沒有的他們所謂的下酒菜,這加一加也不少錢,小煜壞心地想著。 斂起心神,敖犬擺出一付屌樣,「那有什麼了不起,楊經理。」故意喊著小煜的頭銜,他沒想到小煜的職位還真不小。 一聽到敖犬這樣講,小煜毫不遲疑地舉起了腿踹向了敖犬。 「喂,你怎麼還是那麼暴力啊?」這一腳還真不輕,記得當年的阿緯就常是小煜練腿力的沙包。 「哼!」不再理會敖犬,小煜再度仰起頭喝著啤酒。 「ㄟ...」推了推小煜,「生氣囉?」敖犬問著。雖然敖犬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濕意的眼眸看向了敖犬,「其實我不是很想做這份工作。」嘆了口氣,小煜覺得他的人生總是如此,他想做的事情總未能如願。 「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常嚷著要開店,什麼服飾店啊,什麼魯肉飯啊!我沒想到你當起了上班族。」小煜會加入演藝圈除了好玩兼有點興趣外,就是為了想賺錢,跟自己的理由差不多。 「我開過啊,不過倒了。」遇到了全球經濟不景氣,所有的店倒了一堆,小煜砸下去的錢全付之一潰,多年的心血全毀了。 「有啦,這兩年景氣慢慢好轉了,你將來還是有可能再開店的。」敖犬只能安慰著他。 「嗯...」 接著兩個人就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聊著小煜最後只能進自家公司當起正常的上班族,聊著敖犬脫離演藝圈,每天在那畫啊畫的,有案子時沒日沒夜的趕圖,沒案子時打哈哈地過生活。 啤酒一罐一罐地被他們丟到了垃圾桶,桌上杯盤狼藉的。 漸漸地,深夜的涼意侵入了房子。 兩個人都帶著醉意了。無聲的時間愈來愈多。 敖犬覺得自己的肩膀多了重量,他不得不看向小煜,從剛到現在,他刻意避開正視小煜,東扯西扯就是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但小煜這一靠,他不得不將注意力擺在他身上。 從上往下看,纖長的睫毛低垂著,劃下了一道半圓的陰影,覆蓋著那雙有著千變萬化的的眼眸。 高挺的鼻子,微翹的嘴唇,精巧的下巴。 過了那麼多年了,小煜的臉孔還是沒有一絲變化。 甚至連他臉上那些被他們常取笑的小雀斑還是依舊存在著。 敖犬覺得心裡頭有股氣悶在心頭很久了,那異樣的情感在當時並沒被自己所重視,他只是覺得那是對抗意識而已。 他深吸了口氣,仍是沒辦法擺脫昏昏沉沉,意識不太清楚,酒的後勁持續在自己身體裡發酵。 「小煜...」 「嗯....」 微開啟的紅唇令人心神蕩樣。 敖犬的思緒猶如萬馬奔騰般,他不加思索地低下了頭... 「我曾經喜歡過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