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年-3-

清晨的曙光透進了窗簾,,敖犬很難得的自動地醒來了。 沒有鬧鐘的日子,他通常是睡到有人call他,或是餓醒的。 不過今天不太一樣。 有股神清氣爽的感覺,體內似乎充滿著活力,似乎是將累積在自己體內很久的情感完全排解出去一樣。 清透的白光灑滿在各個角落,空氣間微帶著旖旎的溫柔。 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樣… 敖犬雙手張開想要好好伸一個懶腰,但卻碰到了一個不屬於自己床上的物體。 他驚訝地偏過了頭,看著那物體。 棉被外頭有著微露出的頭髮... 敖犬伸出手將被單稍微拉下了一點。 凌亂的頭髮覆蓋了光潔的額頭,比擬希臘神祇般高挺的鼻樑,微微開閣的紅唇.. 再往下拉… 半露出的蜜色肩膀上有著紅印。 敖犬瞪大了眼,昨晚,不是夢。 他想起了後來的一切。 情不自禁地吻了小煜後,所有的事情就很順理成章的發生,而小煜並沒有推拒… 是酒精嗎? 如果是的話,那酒精真是容易讓人喪失心智的東西,但它也是強大的催情劑。 他相信他跟小煜一直都是異性戀者,那怎麼會胡里胡塗地就上了床。 當年那段日子的相處,他知道自己對小煜有著有別於和其他兄弟間那麼一點點的不同的情感,但日子那樣的忙碌,幾乎沒什麼空閒,就算他有時看小煜時,心中會有那麼一絲絲的遐想,他很確定自己喜歡女人,但他也確定自己喜歡小煜。 那代表他並不是同性戀,只是代表著他喜歡的人剛好跟他同性別罷了,因為他並沒有對其他同性有像這樣的情感或是介意。 只不過,所有一切也終究被工作所掩沒。沒有時間,沒有空閒,沒有足夠的思考,當解散後,他們也變成了平行線了,就像被風吹散的蒲公英種子,散落各地,各自萌芽生長。 而原先,他們就是倆個不會有什麼交集的人。他們的生活圈太不相同。 如今,兜了一大圈,他們竟在工作上頭有了交集。 昨天,他也不知怎麼了,竟脫口而出那句話,小煜沒有拒絕他的吻更讓他放膽更進一步。 他還記得他沿著那優美的唇形游移著,輕輕吸吮著柔軟的唇瓣,誘哄地讓他張開了嘴唇,酒味充斥在他們倆個之間。 真的是酒精作崇嗎? 這,怎麼辦? 敖犬突然有些慌亂。 這對縱橫情場數十年的他是很難得的情況。 似乎只有在第一次開暈後,他才有這樣不好意思的情形。 輕撫上小煜的臉頰,滑膩的手感一點都不輸給女人,即使是他們都已經30多歲了,可是歲月沒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 團體解散後,他們就斷了音訊了,敖犬不是沒有想過打電話給小煜,可是,每每手機拿起來,翻到小煜的資料,那個撥出鍵他怎麼樣也按不下去。 他不知道要跟小煜說什麼,聊什麼,不像他對其他四個人,完全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他也不想只是很客套地問候著對方,那太沒意義了。一旦沒勇氣踏出第一步,就沒辦法再提起勇氣來。 他和其他人,平常打鬧習慣了,講話也都口無遮攔的,之後偶爾見一次面也像以往一樣,大力地拍著對方,互虧著彼此。 那為什麼唯獨對小煜,敖犬一直都是保持著距離,小心翼翼的? 該怎麼面對醒來後的小煜呢? 他們倆的關係會變成怎麼樣?以後,他還可以像之前那樣正常地和小煜說話嗎?怎麼樣他都沒想到他竟然會跟小煜有了像這樣親蜜的關係。 敖犬的腦中閃過好多好多問題,不斷地思索著。 輕顫的睫毛下,猶帶著迷濛的眼眸對上了他。 敖犬突然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他的手甚至還停留在小煜的臉頰上。 「早。」腦袋尚來不及做出思考,敖犬已低下了頭去品嘗那帶著誘惑開啟的紅唇。 輕輕觸碰了一下而已。 當敖犬的頭抬起來時,看見的是一張酡紅的臉孔。 接著小煜就將被子拉過了頭,「早…」從被子下方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 敖犬笑了。 那是不好意思吧! 沒想到小煜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這要是以前的敖犬,打死他都不會相信,楊奇煜也會害羞。 他的笑意更濃了。 「ㄟ…小煜」 「幹嘛?」 「我們一起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