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5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年-4-

敖犬手撐在餐桌上頭,呆呆地看著在廚房的人影。屋子裡充滿著濃濃的咖啡香還有烤土司的香味。 原以為會看到一個忙碌的身影,卻沒料到竟是一個優雅慢條斯理的身影。 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切。 每每看見小煜在廚房,敖犬仍會像今天一樣發呆著。 「好了,少爺請用!」笑盈盈的臉龐在眼前。 敖犬還是愣愣地看著小煜。 「你傻啦?」小煜坐在敖犬的對方,一手拿起土司,一手則攤開報紙翻看著。 敖犬看著他,有股暖流不斷從心裡頭流出,他突然間覺得,這樣的生活,這樣的人生,一切都已足夠。 有了眼前這個人,人生夫復何求。 空氣中飄散的是叫做幸福的味道。 「不喜歡吃的話,自己去弄吧!我懶的再煎個蛋什麼的,不然你自己去買。」頭也不抬地小煜丟下了這些話。 敖犬連忙回神。拿起土司將果醬塗在上頭,唏哩呼嚕連喝下一大口咖啡。 「燙!」火熱的感覺侵入了喉中。 「你…」小煜連忙將敖犬的杯子放好,再將面紙遞給了他。「我又沒叫你吃那麼急,怕我不給你吃啊!」拿起了抺布擦拭著桌子。 「小煜...」敖犬看著眼前忙碌的小煜,他還是覺得不太敢相信這個人是楊奇煜。 「幹嘛?」連忙收拾著敖犬的殘局,小煜沒好氣地回著。 嗯,有些地方還是怎麼樣都沒變,敖犬這確信是從前那個沒耐性的楊奇煜。 「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你那麼賢慧。」 莊敖犬忘記了楊奇煜從以前到現在就有兩種性格,他心情好跟差的態度行為會差很多,他也很容易因為一句話就發火。 「好痛!」敖犬摀著自己的耳朵。 「你皮在癢啊!講那什麼鬼話。」小煜毫不客氣地用力揑了敖犬的大耳朵一大下。 「果真還是那個暴力的楊奇煜。」敖犬依舊沒學乖。 小煜伸手將敖犬面前的土司拿走。 「別…別….我要吃啦!」敖犬急急忙忙地拉住了小煜。「我錯了啦,親愛的煜大廚,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我是在贊揚你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啊,你煮的東西很美味,跟你的人一樣啊..」嘮嘮叨叨用盡了有他知道的美言,敖犬只想保住他的食物。不料,卻見到小煜的耳根子都紅了。 「去你的!口沒遮攔的。」將食物重新放下,小煜回到自己的位置。依然低著頭。 看到小煜的的模樣,敖犬才意識到自己剛說了什麼,搔搔頭,敖犬想說什麼終舊還是嚥了下去,他不想英年早逝,而且他還想跟小煜像這樣天天一起吃早餐。 不過,自從住在一起後,他就常看到不同表情不同風情的小煜。 而害羞,這可是敖犬最愛看的表情。 楊奇煜一直都大刺刺,不居小節的,這也是敖犬喜歡他的原因,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有什麼不爽全寫在臉上,有什麼不滿他會直接挑明。 他一直都算很豪爽的男生。 只是,他沒想到身經百戰,交過無數多女朋友的小煜竟會對他們之前的親蜜關係有著害羞。 只要敖犬有什麼太過的言語,就會看見滿臉通紅的小煜,這只會逼的敖犬更想逗他,結局往往就是被踹上一腳,或是就直接床上見了。 同居的這些日子以來,不知道是否是兩人太過刻意的修飾還是年齡的增長,敖犬原以為他的狗窩更亂,畢竟小煜以前就是愛亂丟衣服襪子的人,但沒想到,他的狗窩卻變整齊了,有了另一個人的存在,敖犬會將自己的衣服收好,沒想到,小煜也是。 廚藝更是小煜讓敖犬瞠目結舌的地方。 那個大懶鬼楊奇煜居然會下廚。 雖然煮的東西並不會那麼豪華,但簡簡單單的料理卻讓敖犬甘願天天把工作帶回家,只為了吃晚餐。 但工作畢竟不太可能永遠不加班,當小煜加班時,敖犬啃著無味的麵包,心裡頭即使思念的很,還是最後只會在MSN上寫著,要下班時,再跟我說,我去接你。 然後兩個人再去夜市大吃特吃,吃膩了山珍海味,最懷念的還是古老的滋味。 就看到他們倆個,一個一手拿著西裝外套,白襯衫被拉出了外頭,領帶扯開,一身的衣服看得出很講究,很昂貴,卻將黑亮的皮鞋踩在夜市街道,任由風塵覆上。 一個穿著T-shirt,短褲,夾腳鞋,標準的台客逛夜市裝扮,只差沒叼根煙或滿嘴通紅。 兩個人搭在一塊,吃遍了夜市頭尾,反差的令人訝異,卻又令人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協調的對比在他們身上。 敖犬曾好奇問過小煜怎麼會想自己煮東西吃,小煜淡淡地說,這幾年吃太多外食了,就常想,如果有廚房一定要自己煮就好。 之前小煜住的是套房,裡頭並沒有廚房,他只能偶爾用電磁爐煮煮麵或水餃之類的。 敖犬有時也會天真的想,小煜該不會是因為他的廚房才搬來的吧!他記得當小煜看見他的廚房時,眼睛可是亮的很。 「交給你收囉,我去上班了。」報紙收好,小煜站了起來,好笑地看著仍在發呆的敖犬。穿起西裝拿起公事包。 快速地在那張發呆的臉烙下一印。 當敖犬回神時,他只看見那西裝筆挺的背影已走到了大門。「小煜,等我啦!我們一起去上班啦!」 敖犬匆匆忙忙地收拾著桌上的殘局後,拿起了一旁的西裝跟電腦包,急忙地走到了門口。 小煜將公事包放在玄關,伸出手幫敖犬掛在脖子上頭的領帶整理著。「今天幹嘛那麼正式啊?」 每每這樣的場景,敖犬心中就會泛起一絲甜蜜,總不能跟小煜說,他是為了讓小煜幫他打領帶才穿襯衫的吧!畢竟他的工作並不像小煜一樣需要常面對客戶。 修長的手指纏繞在自己的脖子間,冰涼的觸感劃過自己的後頸,纖長睫毛下的雙眸認真而專注。 「好了!你趕快學會自己打領帶吧!」拍了下敖犬的胸膛,給了敖犬一個笑容後,小煜轉身再度拿起公事包時,卻發現自己腰被摟著,反過了身,下頷被抬起,輾轉纏綿地被吸吮著。 「小煜…」 被吻的喘不過氣的他,只能在縫隙裡發出一聲嘆息聲。 「十年了…」 「嗯?」 「今年是我們認識的第十年…」 陽光下,兩枚三色金環相套的戒指齊閃耀著。 沒有任何花俏的樣式,只有單純的亮面,內圈則是刻著O&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