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月二十號天氣   雪

天空....是什麼顏色呢? 似乎很久沒看到天空了... 整天關在家裡,他總是懶懶的不想動,就連推開窗戶他也不想,只因為打開窗戶他就會再度興起想逃離這一切的衝動。 他看不見天空。因為他不敢看。 雖然他知道台北的天空是不會太清澈的。 趴在床上,無聊的轉著電視。熟悉的嘻笑聲出現,又轉到不該轉的頻道了。 鏡頭前,每個人都盡情地作著所謂的"表演",不管私下如何,在螢光幕前總是要呈現出好的光鮮的那一面。 就像他,他知道自己有許多壞習慣,也很不愛乾淨。但鏡頭前的他,抺上了粉,再抓個頭髮,修飾一下,就是一個所謂人稱的棒棒堂男孩。 只是那光鮮亮麗的背後往往帶著許多的硬撐還有失去的自由。 那群男孩雖是笑著,鬧著,但是,其實私下的他們,大家根本不了解。 就連他一直很熟悉的五個人,隔著電視,他竟然覺得他們都好陌生,那距離好遠,他...不認識他們似的。 在他們笑著的同時,可否會想到獨自一人在家的他? 楊奇煜連忙地將電視關掉,他怕,他怕再想下去,他又會在那鑽牛角尖了,然後他又會開始無病呻吟,想離開這。 他曾經逃遠這去透透氣,得到的結果就是現在只能待在家裡呼吸。 是沒錯,他可以暫時不用參加那偽裝著自己的錄影,但是,他的自由離他更加遙遠了。 而且,最近那五個人對他... "砰"的一聲,房門被踹開來。 「小煜...」 直直地往自己身上撲來,下意識地小煜往旁邊縮了一下。 那動物摸摸自己的額頭,不是預期的柔軟,撇向一旁,相準目標物後,再往旁一撲,「小煜...」 這回則是直接被從床上抓起來。 「莊敖犬,你夠了!才一不注意,你就又亂來了。」小傑牢牢地抓緊了人,隨即丟下了床。「下去啦!」 「靠,廖俊傑,這我的床,為什麼我不能躺在這上面。」敖犬揉揉自己的屁股。 「小煜...你沒事吧?」小傑有些小心翼翼的問著。 又來了! 這些日子以來大家都是這樣對他的。 像是將他當成玻璃娃娃似的,每一句話,每一動作都盡可能地小心。 「小煜,你很想我嗎?不然幹嘛跑到我房間來啊?」敖犬則是巴著他的腳。 「想也知道小煜是無聊才來你這的。」 冷冷的聲音自房門口傳來,邱勝翊雙手交握著倚在門邊。 「小煜,你餓了嗎?」阿緯探出了一顆頭。 「是你愛吃的麥當勞哦。」威廉則是努力地想擠進這小小的房間。 「雖然你很容易長痘痘,不過還是買了。」阿緯無奈地說。 「今天錄影好玩嗎?」終究問出了口,他一直很介意。雖然小煜總是笑著對大家說,不用錄影很好啊,他正好可以在家清閒一陣,也可以去唸書,不用待在那放空整天。可是... 他還是介意。 那感覺自己離他們愈來愈遠了。 雖然偶爾他們很煩時,他就會想大喊著離我遠一點。但,一旦自己沒和他們一塊工作,一塊忙碌時,他完全沒辦法適應這樣的情況。 面對他的問題,他們互相看著,似乎在推辭著由誰來發言。 小傑咳了一聲,「還不就那樣,沒什麼不同啊!」 標準的傑式官腔。 「小煜,你不在我好無聊哦。」被踹在地上的大狗擺出一付哀怨的表情。 「對啊,他都不愛亂叫了,像被主人丟下的棄犬一樣。」 王子斜睨了敖犬一下。 「雖然你平常也沒在說話,但少了你就覺得怪怪的。」他們真的是缺一不可,前陣子威廉暫離時,阿緯就覺得少了一個人真的差很多,訪問時就少了人附合著他。這次少了小煜,則是心態上的差別。 尤其某幾個人的心思明顯就是想儘快結束錄影。 「對啊,不曉得到底Andy哥何時才會讓你回來。」威廉嘆了口氣。 小煜則低下了頭。 反省.... 他.... 美其名是反省,冰凍,但實質上他也知道Andy哥是在保護他,事情才剛發生而已,如果他馬上跟隨著大家一塊錄影,絕對會有不少媒體追著他問。 那還不如不要讓他參加公開場合,就是儘可能地讓他遠離這一切,直到風波平息。 他懂... 只是,他覺得寂寞。 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孤獨的旅人一樣,走在大雪紛下的平原上頭,攏緊著身上的大衣,一步一步,每一步他都害怕著踩下雪後,腳再也舉不起來了,就深陷在雪地裡頭。 而當他回首時,他所留下的足跡早已被大雪覆蓋。 無法辨識,無法看清。 來時路已被封阻,未來路卻看不清。 他... 到底能怎麼做? 一直都知道沒有後悔的權利,不是嗎? 「小煜?」小傑揉著小煜的頭髮,那樣恍惚的表情令人擔心。 小煜抬起了頭,看著大家。 臉上全是無法掩飾的擔憂。 在心裡頭嘆了口氣,他心中的風雪還沒散去,但他知道,他會走過這段路的。 不會有永遠下不停的雪,狂風暴雨終會停止。 「我餓了。」 揚起了一抺笑。 當心情變輕鬆後,隨之而來就是他最常被大家關心的事。 「你的薯條都冷了,快來吃吧!」威廉舉起手上的東西。原來他一直拿著。 「不可以在房間吃。」阿緯一慣的媽媽態度。 「又沒差,反正這不是我的房間。」聳聳肩,小煜不在乎。 「呃....」房間所有人者想說些什麼終究沒說出口。 「就讓敖犬半夜被小強搬走好了。」小傑接過了薯條,拿給了小煜。 「喂...」微弱的抗議聲。 「搬走後這房間就空出來了,我就可以搬過來了。」王子早就想和那官腔分居了。 「你們....」持續的哀嚎著。 「乖,別哭,給你一根薯條。不過要先坐下哦。」 跟著大家一起戲耍。 「汪汪...」 我知道我不夠好,有很多壞毛病,有許多糟習慣,脾氣很大,任性難以控制,但這些全都是我。 如果真的喜歡我,請連我的缺點一併喜歡進去,而不是只看到壞的那面就推翻了之前的所有。 那...不公平。 也太虛假。 我不會要求你們一定要喜歡我,但,我也不會介意被人看到不完美的一切。畢竟那原本就是真實的我。 我的堅持,我會努力維持它。 不認同我的人,就算了。 我不強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