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月二十六號天氣  陰

甩甩頭,如果可以,他想甩自己一巴掌,這樣才能夠將精神集中。 未預期的假期已經過了。 這些日子,他知道,有人在想他,也有人在罵他。 想他的一舉一動,猜測他在做什麼。 罵他的所作所謂,不知自己的身份。 他看的到。 卻提不起勁。 這樣的生活,他有些煩膩,卻不得不再重新將自己投入。 因為他沒得選擇。 並不是冷血動物,看不到想念他的人的言語。 但是,他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想著他。 因為他看到的,都是相同的人在叼唸著他。 更多的是冷然的看待這次事情的人們。 他從不認為自己能夠有多大影響力,所以當他在家進行所謂的冰凍時,他也不認為會有多少人聲援著他。 支持他的人向來很冷淡。 和他一樣。 他知道,他卻還是想看到... 卻總不如預期。 是愛逞強的自己,自以為是的自己讓他自己更加對這樣的結局更加冷寒嗎? 但他.... 並不是真的那樣冷淡的。 他只是.... 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那樣熱情,那樣健談,那樣會哄人。 他知道,也許他只要拋出一些動作,一些言語,就會得到很多的回應。 但,他就是做不到。 他只能偶爾.... 突然的笑聲讓他看向中間,那熟悉的笑聲,熟悉的聲音,熟悉的人們... 一切應該對他而言都是跟以前一樣啊... 那為什麼他覺得好空好空... 新的制服穿在身上,他覺得好不自在。 新的棚景看在眼中,他覺得好陌生,就像那群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兄弟們,一樣的陌生。 他... 回來了。 但,他的心,還回不來。 他的心,在那? 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 害怕著。 他找不到自己。 你們... 真的想念我嗎? 我不確定,真的不確定... 我努力想感受到你們,卻感受不到。 是我的心冷了,還是你們淡了? 這場戲,要演的何時? 我,是小煜還是楊奇煜? 你們看到的,是誰? 存在的意義,在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