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路

抓抓自己已經夠亂的頭髮,楊奇煜看著窗外又嘆了口氣。 雨,要下多久啊? 連下了幾天的雨,他的耐心已到達臨界點,做什麼都不順心,心情超煩燥的,總是無端端地脾氣就來了,他好想對著天空大喊放我出去。 他的摩托車已經快一個禮拜沒發動了,楊奇煜想著,是不是該去發動一下,不然臨時要騎時會不會沒電。 想到他的寶貝機車近來都只剩下上課時會用到而已,平常要出門不是坐小黃就是被載,跟他一樣,愈來愈廢。 人只要有了可以依賴的對象時就會愈來愈不自立。 他就是超典型的例子。 外面滴滴答答的雨聲似乎愈來愈小聲,間隔的次數也愈長,小煜將手伸出窗外去試探雨勢。 好像...沒了? 他的心情頓時好轉。 出去晃晃吧! 雨傘,被他丟在大門口,原先是想帶出來的,後來他還是決定放棄它,機車,同樣被他遺棄。將外套的帽子拉上蓋住頭,這就夠了吧! 雨應該不會下到那麼猖狂才對,畢竟颱風都走了啊,他真沒想到一個好好的假日被颱風打亂,幸好月圓還是有賞到,否則他會更抓狂。 路上的風很強勁,許多行人的雨傘都開花或是被風吹到不成傘樣,不時聽到咒罵聲及尖叫聲,女孩的裙襬飛揚,男生梳理好的頭髮亂飛。 還蠻好笑的。 楊奇煜想著。只是他自己也好不到那去,一樣狼狽。 他看著走在前方的上班族,筆直的西裝褲下緣已經有四分之一的濕潤感,原光可明鑑的黑皮鞋也染上了水漬,他不禁慶幸自己穿著短褲,還有夾腳鞋。 很台吧!這樣的打扮在別人眼中。 不過還沒當藝人時他都是這樣的。當了藝人後,他收斂了一點,但今天天氣不同,那又何必去介意什麼形象問題,反正他連頭髮都沒抓就出門了,鼻樑上還架上了一付黑框眼鏡。 台北街道也是一片被狂風掃過的狼藉樣貎,這是所謂的雙颱效應嗎?是說他只知道有兩個颱風,一個在北一個南,但是那個帶來的雨勢他完全不知。 算了。 反正都一樣討厭就是。 只要下雨。 早上看新聞時說著東部淹水淹的厲害,而這幾年的颱風對台北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嚴重了,淹水的惡夢沒有再重演。 淹水... 他想起了一些事。 把褲管捲的高高的他們,連忙將水撈去外頭,就怕裡頭的機器被弄濕。 很忙,很忙。 很累,很累。 也很... 甜。 年少時無論做什麼,只要兩個人一起,就不會感受到什麼辛苦,很煩之類的。 也不用想太多,因為未來離他們還很遠,不用在乎旁人的眼光,他們活的自我,活的快樂就好。 只是.... 現實終究找上了他們。 急促的叮咚叮咚聲提醒他綠燈即將轉換,他沒像一旁其它的行人急忙忙地跑起步,他停住腳步,站在馬路旁。 他沒在趕時間,沒差。 悠閒地看著四週的人事物,也不怕被人發現,他並不是那麼紅的,在台灣。 突然間,他感受到一道視線,他看向了馬路對面。 瞪大了眼,他不敢相信。 一時間,他有些無法呼吸,連天空再度下起細雨他也沒知覺。 叮咚叮咚的聲音再度響起,對面的人群往這邊移動,對方也動了,楊奇煜不自覺地踏出步伐,每一步他都可以感受到沉重。 愈來愈近,與對方的距離。 「好久不見。」 一如記憶裡的輕柔嗓音,讓楊奇煜有些恍然。 「你好嗎?」 僅僅三個字,卻讓楊奇煜想哭。 你好嗎? 像是注意到小煜恍惚的神情,他又接著繼續說下去「你好像沒什麼變呢....小煜。」對方笑著看著他。 楊奇煜也知道他的意思,比起他來,楊奇煜真的沒什麼變化,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了。 「你倒是變老了。」毫不留情說出自己的感覺。 「沒辦法,工作太忙了。」 聳聳肩不以為意。 一旁的行人小跑步了起來,叮咚叮咚的聲音跟著急促,小煜看向了小綠人的動作,剩十秒啊! 「要紅燈了哦,你們要不要找個地方聊,站在馬路中央很危險呢!」 突兀的女聲響起讓小煜發覺到她的存在。 她的手勾住了他的手肘。 「不了,我還有事,再見。」 小煜揮揮手,不給對方任何機會說道別的話,小煜快步走離。 「誰啊?」 「以前社團的學弟。」 身後傳來他們的對話。 學弟... 只是學弟嗎?也只能…是學弟吧! 「他很眼熟呢,是不是上過電視或是那個藝人啊?總覺得好像看過。你以前大學的學弟。」 「嗯。」 不想再聽見他們的聲音,小煜的步伐更快了,一直走到了原先對方所站的位置,他還是忍不住回過了頭。 隔著車流他再度和對方的視線對上。 他的心止不住地狂跳著。 他以為他已經心如止水了,但再度看見他時,他還是沒辦法很自然地和他一樣,笑著說,你好嗎? 三個字很簡單,也很疏離。 他們之間,只剩下了這三個字。 你好嗎? 是啊,只是學弟而已。 一句你好嗎就夠了。 他身旁的女伴似乎有些不耐煩地拉著他,他開著口似乎想說些什麼,小煜握緊了手,他撇過了臉,他不想聽。 他低下頭深呼吸,再抬起頭,看向對面。 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 對方的身影已消失了。 他們倆個之間終於就像這兩條馬路的距離。 曾經的年少輕狂,對他們來說,就是過去。 過去了,就不會再回來。 人生是不可能再重來的。 「喂,你在哪?」 「我在仁愛路圓環這,你可以來接我嗎?」 「嗯,拜拜。」 「小煜,你怎麼跑出來了?你不是頭痛嗎?」急急忙忙下車,拿下安全帽,身上並沒有穿著雨衣。 「我頭痛?」小煜不解,他有頭痛嗎? 「你不是下雨天就會覺得頭痛,所以我特地去買這個茶給你啊!」 打開包包,拿出裡頭的茶罐。 楊奇煜很少喝茶,他懶的自己泡,買現成的就好,但他唯一喝的就是這,因為這是別人的愛心,他不好意思不喝,但他已經許久沒喝了,因為他已經很少頭痛了。 沒想到敖犬竟然記得當時的話。 「我沒頭痛。」他只是煩躁而已「家裡還有還沒喝完的。」 「哦...」拖長了音,敖犬抓抓自己的頭髮「我找了好多家說。」 那口氣裡有著遺憾,這讓小煜笑了,敖犬應該真的找很多家,因為那不是一般超市都買的到的,要去專門英國茶的專賣店才有。 「你怎麼不穿雨衣?」他摸著敖犬的衣服,雨不大,可是還是會濕。 「我一接到你電話就衝來了啊!」無所謂地甩甩頭。 「對不起。」帶著濃濃的歉意。 「啊?不是你的問題啦,我怕你等太久才這樣的。」敖犬摸著小煜的頭髮,那濕潤的程度不下於他,這讓他皺起眉「回家去吧,你會感冒的。」 「不是那個意思,我對你發脾氣不是你的問題,是我自己。」早上的那場架,小煜知道是自己無理取鬧沒事找敖犬吵的,當敖犬甩頭走開時,他有著後悔,但他又拉不下臉。 不過他以為敖犬是生氣出門的,沒想到他竟然是去買這個。 深吸了口氣,他的鼻子有點酸… 「我想你是頭痛心情不好的,沒關係的。」敖犬從包包拿出兩件輕便雨衣「先將就這個吧,馬上就到家了。」 「嗯。」小煜穿上雨衣,帶上安全帽,坐到敖犬的身後。 「敖犬…」 「怎樣?」風勢和雨勢逼的敖犬用力喊著。 「我遇到他了。」 敖犬沒有回話,但小煜卻可以感受到他的身體頓時僵硬。 小煜雙手抱緊了敖犬的腰,頭靠在他的後背,只要這樣,他就會覺得很安心。一旁的景像不斷地向後跑,大雨愈下愈大,他的視線也愈模糊。 人生總是有許多不同的路可以選擇。 那個人選擇了那條路,楊奇煜不怪他。 而楊奇煜,繼續堅定的走著自己的路。 後悔嗎? 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