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五月天/信獸]片斷

「嗯啊...嗒啦啦啦..」嘴裡哼著未成型的曲子,拿著吉它,專注的神情,時而歪著頭思考。      「嗒嗒...啦啦...?嗯?這樣比較好。」拿著筆寫下來。      究竟是先有曲較多還是先有詞呢?      看著陳信宏認真寫著曲的模樣,溫尚翊 總是好奇著。      似乎都有,但有詞的情況似乎比較多。      他對陳信宏的腦袋裝了什麼,即使在認識已經N年的現在,他還是有著不解。      怎麼可以裝了那麼多音符與句詞呢?      靈感幾乎是沒有停止過,一曲一詞一首歌總是沒多久就完成,並不是那麼悠閒的人,生活也沒那麼多是是非非悲傷離合,但陳信宏就是可以隨便哼一哼寫幾個字就形成了一首打動人心的歌。      雖然他們其他四個也有在創作,但產量真的比起陳信宏少很多。      這傢伙,到底都在想什麼?            「幹嘛看著我發呆?」突然對上了那帶著玩味的眼神。      「沒有啊!」撇過了頭。      「我說,團長大人啊!」一脈地正經臉配上正經的語氣。      「幹嘛?」會這樣叫肯定沒好事。      「你是不是慾求不滿啊?」      「!!!」      溫尚翊有想上前打人的衝動,在說什麼啊這傢伙。      「不然你怎麼看著我發呆啊!」      溫尚翊無言了,他就是拿陳信宏這種用正經八百的表情說著欠揍的話沒輒。      為什麼有人可以講什麼話都一號表情呢?      即使是說笑,即使是揶揄,即使是捉弄,依舊維持一樣的表情。      只有在舞台上的他才會展現另一種狂暴的表情。      讓人...摸不清他的情緒。         「看起來還病的不輕哦,不然怎麼都沒反駁?」陳信宏伸出手在溫尚翊的眼前晃啊晃。      溫尚翊下意識地馬上拍掉「你到底在講什麼啦!曲子做好了沒?」展現了他團長的氣勢。      陳信宏站了起來,那高度令溫尚翊有些壓迫感「呃...」      「你問我曲子做好了沒?」刻意地逼進。      「呃...這...」完了,他知道他不該隨便抓個話題來扯開原來的,而且最不該的是他不能問這個。      「我想請問一下團長大人,你認為一首曲子應該要做多久可以好呢?還要再填上詞,你認為這樣很容易很輕鬆,哼哼哈哈就OK了嗎?」瞇起了眼。      「呃..這...」抬起雙手架著逼進的身體。      完了,陳信宏最大的忌諱就是有人逼他交歌,別看他總是溫和好講話,沒什麼脾氣,邀歌時很少說不,但交出去的歌卻遠不及他留給五月天的一半。不是自私而是他求好心切,面對著他所熱愛的音樂,那執著心非常人一般。      他不容許他的創作有一絲污點。      「我說,溫尚翊...」下巴被抬起。      那雙漂亮的眼眸裡有著閃亮。      「我...我不吵你了,你繼續。」      毫不遲疑地推開了對方,溫尚翊知道那眼神代表了什麼,走不到兩步馬上被拉回。      「來不及了,你根本是故意的。」      被緊緊地鑲入那懷抱。      溫尚翊不由得嘆了口氣。      他這是自找麻煩啊他!      一個看似溫馴的小白兔不代表是沒脾氣的,他有他的界限,越過了那條線,就得自求多福。      而他溫尚翊看似狂暴不羈的怪獸,但當他不小心在當初惹毛了他以為的小白兔後,從此,變成了兔子的玩偶。            招架...無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