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盛夏光年]永恆-下

穩定的節奏還有不時的吆喝聲聽在康正行的耳裡變成了一曲催眠曲。 康正行閉著眼睛,心思飄遠了,以前他站在球場旁看著余守恆打球,視線完全沒離開他。現在他只是坐在一旁,他的眼裡不再只有余守恆,他變了吧! 意識愈來愈模糊,那些聲音也離他愈來愈遠了… 「請問…」 「Hello,請問…」 康正行猛然地驚醒,他眨了眨眼睛想看清眼前… 「請問,你是余守恆的朋友嗎?」 甜美的女聲配上微帶著羞紅的臉孔。 余守恆的球迷? 康正行有著疑惑,常陪余守恆打球自然也知道總有些女生對著球場上的余守恆尖叫,余守恆在校內的人氣也不低,畢竟籃球打的好的男生都會很吸引女孩子的注意。 但他從沒從余守恆口中聽到女生的名字,所以自然也認為余守恆沒把她們放在心中。 「Hello…」搖晃著手指「吵醒你了嗎?」 將飄遠的心思拉回,康正行搖搖頭。 女孩似乎因為他的舉動有了勇氣,坐在了他身邊。 「你和余守恆是很好朋友吧!很常在這看到你。你怎麼不一起打呢?」 一起? 康正行從沒想過。 余守恆總是拉著他"陪"他打球,但"陪"並不是在球場上一起揮灑著汗水,而是就像這樣靜靜地待在球場旁的"陪"而已。 「我不會打。」康正行不像余守恆一樣對著那個橘色的球有著超乎的執著,他沒興趣。 「那你來球場做什麼呢?」女孩子的疑問很多。 做什麼? 總不能說余守恆拖他來的吧!這樣的話似乎很曖昧。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跟余守恆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呢!」 康正行確定他剛覺得這女孩帶著一絲害羞的表情是他看錯了。 女孩積極的態度還有一大堆的問句讓康正行完全招架不住。 喜歡余守恆的女孩都是這種類型的嗎? 陽光。 和余守恆一樣。 「你有女朋友嗎?」 嗯?為什麼要問他? 「應該沒有吧!不然你就不會常一個人坐在這了。」 因為他一直沒說話,女孩開始自問自答。 「余守恆有女朋友嗎?」 「他…」康正行還是點點頭,慧嘉應該還算是余守恆的女朋友吧!但他這樣說會不會壞了余守恆的行情? 「喂,康正行,我餓了。」 粗啞的聲音介入了他們之間的談話。 「原來你叫康正行哦,是正確的正,行走的行嗎?」 再度點點頭。 「走了啦!」余守恆毫不猶豫地拉起了康正行「我快餓死了啦!」 「還沒中午吧!」康正行還沒感受到太陽的熾熱,雖然他睡著了,但根據太陽的所在,現連11點都還不到吧!余守恆以前總是不打到太陽高高掛不喊累的。 「走了啦!」余守恆拉著康正行就往摩托車的方向走。 「喂,你不要拉著我啦!」康正行想掙脫卻掙脫不了「余守恆你吃炸藥了啊?」就算打輸球也沒看余守恆這樣過,康正行不禁充滿著疑惑。 「喂,康正行..」女孩匆匆地跑了過來,遞上了一張紙條「這是我的電話,還有我的名字,如果你願意跟我做朋友,請打電話給我。」 嗯? 是他?不是余守恆? 康正行明白了女孩為什麼問他那麼多問題了,原來…. 「好,再見。」余守恆接過紙條再度拉著康正行。 康正行眨眨眼,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了… 他回過頭看著女孩「bye bye。」嘴角上揚的幅度愈來愈大。 「快一點啦!」 完全不讓他停留一秒,余守恆的腳步加快,女孩的身影也愈來愈小,康正行的心情卻好轉了。他以前從沒想過的可能,現在變成了極為可能。 他一直以為余守恆只是喜歡有人陪伴的感覺,喜歡被人注視的感覺,所以任何事要都拉著他,但他卻從沒想過,那也許是余守恆對自己的佔有慾。 一種完全不想讓別人奪去康正行所有一切的極強烈佔有慾。 他從沒看過余守恆對於其它人有這樣的反應。 就算是杜慧嘉,也沒有。 康正行的笑意更深了… 他一直在那自怨自哀自己的感情無處宣洩,余守恆霸道地進入他的心,卻不收留他的心。但他卻沒發現到事情的另一面。 余守恆… 早就將自己完全地納入他的世界裡頭了。 「拿來吧!」 「什麼?」余守恆一臉不解。 「我說,剛那女生不是給了你紙條,給我。」康正行伸著手。 「哦,我丟了。」余守恆完全不在乎繼續吃著他的麵。 「那是給我的。」康正行不爽地瞪著他。 「那又怎麼樣,丟了就丟了,難不成你要沿路回去找嗎?」 無賴的態度惹毛了康正行「余守恆不要以為我們倆個認識的夠久,你就可以自認為你有權可以干涉我的生活。」 康正行的話似乎對余守恆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依然吃著他的麵。 「哦…原來…」硬的不行,康正行轉了個彎「你吃醋嘛!你吃醋那女孩對吧!」故意講了出來,他就是想看看余守恆會不會臉紅脖子粗地大吼。 余守恆瞬地抬起頭「有什麼好吃的,神經。」隨即再度低著頭猛吃。 康正行突然覺得很好玩,他以前怎麼都只會自己悶著頭煩惱而放任余守恆對自己予取予求,他應該把余守恆拖下海陪他一塊煩惱的。 這份愛是個禁忌,他一個人背負著這個枷鎖,想愛不敢愛,想說不敢說,這樣的苦澀不斷地從他喉尖蔓延至全身,現在他已經確認了余守恆心中最重視的人是誰,那,沒道理讓余守恆再繼續當個縮頭烏龜。 「你這樣笑是什麼意思?」余守恆快速地解決了他的午餐,抬起頭卻見到康正行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 康正行似乎沒聽見他的話,依然望著窗外。 唇邊輕揚的幅度,挺直的鼻樑,虛茫的眼神... 余守恆不禁看呆了,他以前好像都沒仔細看過康正行? 如果以女生的角度來看,康正行是斯文型的,那以男生來看呢? 和自己的身材外貎比起來,康正行是纖細的,但他的身高和自己卻相差不多,小時候的他們,余守恆是較矮小的,但開始打籃球後,他的身高逐漸拉開,體型也漸漸有著運動員的模樣,但康正行除了四肢拉長外,還是沒長肉,圓潤稚氣的臉孔也變成了削瘦俊秀,不變的是他依然少話。 而小時候的康正行很受班上那群小女生的喜歡,因為和其他調皮搗蛋愛欺負女生的男孩子比,康正行溫和有禮貎,又常幫女生解圍,阻止男生們的惡意玩鬧。 長大後的康正行,那份氣質依舊存在,應該還是容易吸引女孩子的目光的吧… 「幹嘛?」收回眼光,康正行才發現余守恆楞楞地看著他發呆。 「沒有。」被抓包似的尷尬,他搔搔頭。 「喂。」 「怎樣?」 「我們去海邊吧!」 「我說你真的很自大。」 「什麼?」一波接著一波的海浪聲讓余守恆聽不清楚康正行說的話。 「我說」康正行扯開了喉嚨「你真是天底下最自大的人,以為世界是以你為中心在運轉的嗎?」刻意站離了三步之遠。 「我沒有啊!」余守恆一臉無辜。 「你明明就有,你每次都硬把我從補習班拉出來,你無聊就要我陪你,你連打球也要我在旁邊看,做什麼事都要一起,你不知道我們已經長大了,我們是兩個個體,沒有必要無時無刻都黏在一塊。」看著海水波動,康正行緩緩說著。 「為什麼不行?」余守恆不懂康正行為什麼又說起一樣的話「是誰規定長大後就不能再和小時候一樣?」 康正行抬起頭看著余守恆,雙手緊握著,這一次,他不會再接受一樣的答案「因為我喜歡你,我對你不是純粹朋友之情,我對你的是愛情,愛情你懂嗎?」 「愛情包含了佔有,付出,只想對方的眼中只有自己。我已經沒辦法平和地看著你和慧嘉在一塊的樣子了,所以我選擇了退出,如果你的世界容不下我,我會離開,我也想好好保護自己的心,它已經千瘡百孔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康正行的眼裡有著堅定,面對他第二次的表白余守恆依然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 「守恆…」康正行輕輕地喊著。 余守恆的心裡似乎有一個角落慢慢地崩落。 「如果沒有了我,你會怎麼樣?」康正行就是要逼他。 「沒有了你…」 「對。你對我是習慣嗎?還是你只是怕孤單而已?如果是這兩項讓你猶豫不決,那很簡單,多的是可以取代我的人,反正你只是需要人照顧呵護的小孩罷了。」他是故意這樣講的。 「我沒有!」余守恆大喊了出來。 「我沒有!我沒有!」他從來就不想去想如果他失去康正行會怎麼樣。 「你是唯一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你!我只想你陪著我,我只希望你在球場旁看著我,我的機車後座只有你可以坐。」 「我…」余守恆猛地衝上前抱住了康正行。 「你明明都知道你在我心裡的地位,你明明知道的,為什麼你老想著要離開我,我不准。我不准。這輩子你永遠都擺脫不了我,無論你想怎麼逃,我都不會放開你。」他以為得到康正行的身體就可以阻止他離開,但不行,康正行還是想走。 「我…」余守恆頓時發現剛剛康正行所說的"愛情"不就代表他對康正行的感情嗎? 他,只想讓這個人屬於他,不希望他對別人笑,不希望他抱著別人,不希望他的世界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好朋友不行嗎?一輩子的好朋友,這一生唯一的好朋友,永遠都不變。」愛情會變質,友情卻不會,但友情和愛情可以共存的。 康正行突然笑了,他懂了余守恆好朋友的定義了。他伸出手反抱著余守恆,靠在他的肩上,聽著海風浪花聲。余守恆緊抱著他,彷彿他就快要消失似的。 這樣的安心感,讓他的心裡充滿幸福。 夠了吧! 余守恆都這樣說了,那就這樣吧!他想,他們倆個會一輩子這樣過下去的,那也很好啊! 「喂,你知道好朋友跟情人有什麼不同嗎?」 「…」 「如果你只當我是好朋友,你的行為舉止就別太過火,離我離一點,所以放開我吧!兩個男人抱在一塊算什麼。」 「…」 「辦不到!」 「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