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耍點心機是吃不到蛋糕的

「怎麼…只有你?」他的語氣有著遲疑,他看著四周,沒錯,就只有他眼前的這個人。沒有其他人。 「我代表啊,他們都沒空啊!」私毫不覺得這回答會傷害到人。 「是哦…」有些心酸,結果,還是一樣,無論他多努力告訴自己別去在乎,沒什麼的,不過是生日罷了,沒什麼大不了,每年都有,無論是自己一個人過或是別人幫他過,都沒什麼差,人本來就不該太介意別人的所作所為。 「你…不開心哦?」看著那張臉孔頓時充滿落寞,再怎麼粗線條也知道自己講錯話了「我…只有我一個不行嗎?」他的心情也跟著低落。 瞪大了眼,他咬著下唇,伸出了手揉著那頭亂髮「沒有啦,我只是覺得阿緯跟威廉不是閒的要死,怎麼會突然都沒空。那不可能的嘛!」漾起笑容,他試圖緩和。 回應他的是一個大大的笑容。 「誰知道那兩個傢伙在幹嘛啊,阿緯肯定去把妹了,威廉肯定去賣雞了,管他們的啊,反正禮物有到就好啊。」 噗的一聲,他笑出了聲,威廉去賣雞這比較有可能,阿緯把妹這個可信度就不高了。 「阿緯又不姓莊,他不會像某人一樣亂沒節操的。」阿緯可是他好兄弟,他好歹也要替他平反。 陳年往事再度被翻出,被說的人一臉無奈。 「別說了啦,快許個願啊,不然蠟蠋要燒完了。」將手中的蛋糕往前推。 看著那閃爍的火燄,他頓時腦袋一片空白,要許什麼呢?他還有願望沒實現的嗎? 「那…就希望我們的感情永遠不變好了。」他還是介意,介意那沒出現的人。 「拜託,我們沒變過啦,你這個願望浪費了。」翻了白眼。 也許,這隔閡見人見智,也許,都是別人製造的。他們仍和當初一樣。「那…希望我們賺大錢。」這是最實際的。 「這很好。」他贊許地點點頭「最後一個不能說出來。」 聽話,他閉上眼,思考著。 還有什麼呢? 身體健…!! 他的唇上傳來陌生的柔軟,冰涼的觸感,他馬上睜開了眼,放大的臉在他面前,眼睛閉著,跳躍的火花印在了那虔誠的臉孔上。 一時間他忘記了怎麼呼吸。 對上了雙眼,他仍舊發愣著。 「許完了嗎?」專注的眼神。 「你….」他找不到聲音。 「還好,我以為你會賞我一拳。」像偷了腥的貓似的帶了竊喜。 「嚇,痛。」 手永遠比口快,聽到了那話後,他直接往那肚子打。 「搞什麼啊你,你趁人之危啊!」雖然都是男的,但被吃豆腐是不分男女的。 搔搔頭,他終於有不好意思的態度了「就….你媽沒告訴你不要隨便在別人眼前閉眼睛嗎?」 這… 像不像偶像劇裡的對白? 不過,他該怎麼說,他媽是真沒告訴過他啊,他媽生的是兒子可不是女兒,他媽絕對沒想到她兒子竟會被一個男人偷親。她兒子雖然很有女人緣,自動送上門的不少,但他的愛情可沒廣泛到男女通吃,終止於"好朋友"。 這下,他算是虧到了嗎?但親他的人也算是風流韻事不斷的花心男,這… 不過….他可是有度量的人。 「今天是我生日,就不跟你計較,我餓了,吃蛋糕吧。」他壓抑著心裡頭的那絲甜蜜不要讓它顯現於臉上。 「對啊,今天你最大,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要親回來我也不會說什麼啊。」痞痞的笑著。 斜睨了一眼,他懶的再說下去,口舌這方,向來他就不如人,就當…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 「你看,只有我們倆個人而已,我們可以一人一半哩,很贊吧。」挖起了一大塊。 「對啊,沒有人跟我搶草莓,多好啊。」鮮紅的顏色總是吸引著人。 「那以後….」停頓了一下。 「都我幫你過吧!」 被遺落在客廳桌上的手機不斷地閃爍振動著。 "小煜,蛋糕分我一點,我也有出錢啊!" "小煜,接電話啦,莊敖犬那混蛋居然把大門反鎖,外面蚊子好多哦!" "小煜,生日快樂,敖犬說你家人幫你慶生,所以今年就取消了,改天約出來吃飯吧!" "小煜,sorry,我人不在台灣,不能親口對你說生日快樂,回台灣後再找你吃飯,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