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春紀事-2-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敖犬揉揉自己的肩,好累。天都黑了啊!校園內的學生也剩不多。操場上運動的人早閃光了,教室內更不用說,空盪盪的一片。 廢話,要不是有事誰想下課後還留在學校啊!更何況是冬天。 原先他可以在太陽下山前走出校門的,誰知道又被一群傢伙拉去幫忙佈置會場,他又不是他們社團的,嘖。 搞到現在,唉,他的青春怎麼一直在忙碌中流逝啊? 迎面而來的冷風讓他連忙把圍巾拉好,雙手扠入口袋裡。 嗯?冰涼的感覺?他從口袋拿出了那小小一片金屬。 這個? 敖犬想起來了,這是上回楊奇煜或他女朋友所遺落的,敖犬就這樣順手放在自己口袋裡,原先想拿給楊奇煜的,可是,他忘了。 他跟楊奇煜本來就沒交集,楊奇煜在班上也像隱形人一樣,不參與任何活動但也不會製造任何麻煩,也就是不會奇裝異服,髮型特立,成績中等,品性中等,什麼都中等。就是很普通的一般學生。 如果不是那姣好的臉孔讓人多看幾眼的話,搞不好班上還有人叫不出他的名字。 書包往後一背,騎上腳踏車,迎面的冷風更讓敖犬的步伐有些緩慢,這種時節,最適合窩在家裡吃著熱呼呼的火鍋了,一想到後,敖犬加快了踩步。 一個轉角,他壓歪著腳踏車而過,轉頭看向櫉窗,比了個手勢,嗯,帥氣。年輕。 雖然他老是為著一堆人忙碌著,不過,反正,青春就是這樣。他可一點都不想他老年時回想起來他的校園生活就只有啃著書本而已。 所以雖然有抱怨,雖然有厭煩,但當完成一件事時,那種滿足感真的很好。 今天真的很晚了,敖犬決定抄近路,雖然有些暗,而那條路偶爾有亂七八糟的人聚集,不過急切回家的心情超越了所有,敖犬決定賭上一回。 他真的覺得他今天很幸運,整條路上沒有任何人影,敖犬飛快地向出口騎去,就在快到出口時,他聽到了吵鬧聲,下意識地他轉過頭看向暗巷裡。 巷底大約有著三四個人,好像談判?管他的,敖犬不想插手管,他是標準明哲身型的,畢竟,他可不是愛逞英雄型的,要打架他也不是那麼厲害。 「看什麼?」 裡頭傳來惡聲。 敖犬甩甩頭,他將右腳往下踏,往前騎了兩步他卻停了下來。 剛剛,和他對上的眼睛..... 他再後退了兩步,朝著裡頭大喊「喂。」 裡頭的人再度惡狠狠地看著他。 真恐怖,敖犬覺得自己的額上冒出了冷汗,明明剛還冷的要命。他慢慢地騎向了裡頭,看清了被三個人圍住的人。 他將腳踏車靠著牆壁,走向他們。 「那個...警察在另一頭巷子口。」 一聽完,原帶著兇狠臉孔的三個人臉色大變,較高的那個用力拍擊被他們圍住的人「下次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說完對著其他兩個人喊了聲「走。」 一見他們三個人往另一頭跑時,敖犬馬上就拉住了那個人「快。」 拉著他衝到腳踏車那「快上車。」一見對方還有猶豫站在原地,敖犬大喊著快點,他才坐上了後座。 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騎那麼快吧!而且,後頭還載了個人。一個轉彎後,敖犬發現自己腰上多了一雙手。背後有著暖意。 他突然覺得單車不再沉重,他的踏步輕快了許多。 風,吹的讓人感覺好舒服。 「喂,你到底要騎到哪去?已經至少離幾十公里了啦!」 後頭傳來不耐的聲音,從腰上傳來微痛感。敖犬猛然地一剎車,背後被猛力撞擊,他連忙用雙腳支撐地面,手穩定著車頭。 「吼,你幹嘛啦,差點就摔出去了,很危險你知道嗎?」回過頭大喊著。 後頭的人正摸著自己的額頭「好痛。」 一聽到時,敖犬頓時氣都消了「你看,誰叫你有話不好好說非要動手動腳的,你不知道腰很敏感的嗎?」拉下對方的手「還好啦,沒有腫起來。」只是紅紅的而已,敖犬心想。不過,他的臉... 「你這臉還真精采。」敖犬將他的臉頰轉向一旁,看著他的傷勢。 「哼。誰要你管那麼多。」 甩開了敖犬的手「我要下車了。」跳下單車,但一陣刺痛讓他皺起眉,卻仍是往另一方向走。 「喂,你這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看著那一跛一跛的背影,敖犬不禁大喊。 腳步停下來了。 「上車。」敖犬騎到了他身旁「我載你去醫院。」 猶豫的表情,看的出來他陷入兩難。 也是啦,誰想一跛一跛地拖著腳走路,帥氣的形象都沒了,再加上臉上的傷,而且誰知道那群人會不會再度出現啊! 「快啦!龜龜毛毛的,像個男人好嗎!」敖犬不耐煩了。 「我不要去醫院。」 這回答,讓敖犬還可接受,原來不是他耍傲,也不是他不想接受別人幫助,原來是這原因。 「上車。」這大概是敖犬有生以來最有同情心的一天,面對一個不想被他載的人,他不只講了一次。拜託,全校女生有多少人夢寐以求坐他的後座好嗎!他放著那些將裙子改到膝上五六公分的青春少女不理,跑來跟一個男生講這句話,這人還一點都不領情。真是的。 「快啦!我不會載你去醫院。上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