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春紀事-3-

「如果痛就喊一下吧!」敖犬自以為是很體貼的話,卻得到一個白眼。 「我又不是女生。」 「呵呵...」搔搔頭。 用棉花棒沾上優碘,儘可能輕柔地塗在傷口上,果期不然那張臉皺了起來,閉上了眼。 「很痛吧!」 下意識地敖犬朝傷口吹著氣,這個舉動卻讓楊奇煜瞪大了眼。 真漂亮。 這是敖犬第一個想法。 除了漂亮他沒有其它的形容詞。 但,真的就是漂亮。 那雙眼睛。 第一次這麼近看,更加覺得那雙眼睛很.... 怎麼說呢,不是那種如同少女偶像的那種深邃眼眸,也不是閃亮大眼,楊奇煜的眼睛不算大,但,就是有股味道。 應該是...魅力? 敖犬對自己想到的形容詞產生了許多問號,他怎麼會覺得一個男生的眼睛很有魅力啊?一定他中文字學會的還不多,才會用這兩個字來形容。 「你要是塗到我眼睛,我一定要你賠給我。」眼睛冒出了火,敖犬才發現自己竟不小心看呆了。 「我的眼睛如果配上你的臉會很奇怪吧!」那張臉過於秀氣,那樣一點都不搭。 「果真能言善道。」 「好了,等會再走時再貼上ok繃就好了,先讓它呼吸一下空氣吧!」 「難怪你人緣那麼好,大家都依賴著你。」 是沒錯,他莊濠全作人的宗旨向來就是做到人人稱贊的目標,最好這世界以他為中心在運轉更好,楊奇煜說的沒錯,但莊濠全為什麼覺得這兩句話不是稱贊的話「我也沒辦法,誰叫他們都喜歡來找我。」 「但你真的喜歡這樣忙進忙出的嗎?」 楊奇煜站起了身,好奇地看著敖犬的房間。 「沒什麼喜不喜歡的。」敖犬是會覺得煩沒錯,不過有時他也享受在當中忙碌的樂趣「哦,我以為你都不理班上的人事物的,沒想到你還有注意到我。」 斜睨了敖犬一眼,楊奇煜繼續看著架上的書「沒想到你看的書還蠻多的,不只只有教科書。」 「還好啦,多充實自己。」其實有些書是姐姐給的,他根本沒看過,那些什麼人生哲學的那種都是姐姐看完給他的,敖犬總是想著閒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但閒的時候他看的書卻一直都是漫畫書。 「你為什麼會一個人住啊?」當莊濠全提出去他家敷藥時,楊奇煜原先是不肯的,不想有額外的麻煩,看出了楊奇煜的猶豫,莊濠全說他一個人住,沒和爸媽一起,楊奇煜才肯。不過他們這個年齡的小孩怎麼會有父母讓小孩出去外頭獨自生活呢? 「我爸調職到台中,我姐已經唸了台北的大學了,所以我也就跟著留在台北,只有我媽跟著去台中,一直想一個人生活,就剛好有這個機會。」爸媽也沒勉強他一起跟著,敖犬也樂的留在他熟悉的地方。 「真好。」充滿羡慕的口氣。 「還好啦!各有利弊,爸媽在至少不用煩惱吃的,現在是多了自由,這真的很難講啦!現在我每天下課時都在想今晚要吃什麼.....」 話匣子一開,敖犬就滔滔不絕地講下去,他本來就是健談的人,而他以為應該是沉默寡言的楊奇煜其實並不,他話不多沒錯,但會適時的回話,或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有些意外,以為他們倆個應該沒什麼話聊,也沒什麼交集,沒想到一次意外讓他了解有時些人是不能依外表評斷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