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驚蟄-2-

莊濠全有多討人厭,這世上除了楊奇煜以外,沒有任何人比他更明白。 雖然他們年紀一樣,但莊濠全硬是仗著比楊奇煜多大了幾個月,小時搶他玩具,大時搶他新娘,在師長父母面前裝出一付乖同學乖兒子的樣貎,但實質上,每每做壞事的都是他。 四歲那年,莊濠全說要玩離家出走遊戲。跟他說什麼媽媽說我們也該學著長大,那我們自己出去玩,地點就是遊樂園。呆呆的楊奇煜隨手就揹上了他娘買的包包,裡頭有著換洗衣服及日常用品,他娘說的,這樣就可以隨時準備出門玩,楊奇煜的認知裡就變成了出門就要揹包包。 兩個人手牽手走了許久的路,走到天都黑了,連個摩天輪的影子都沒看見,楊奇煜覺得腳好痠,肚子好餓,看到便利商店就走了進去,學著大家,買完東西就要到櫃台去,所以他們也拿了麵包走到櫃台,店員等著他們付錢,但兩個小朋友直看著店員,店員東張西望發現附近並沒有家長在,只好問他們,爸爸還是媽媽呢? 「爸爸在上班,媽媽在玩。」小小楊奇煜有問必答,他出門時,他娘正和莊媽媽在研究新買來的吸塵器。 媽媽在玩?店員一頭霧水,這個媽太不負責任了吧! 「那你們怎麼自己出來啊?」 「因為媽媽說我們也該學著長大了。」楊奇煜只記得莊濠全說的前半段。 店員突然一把火上來,這是什麼父母,居然要那麼小的娃兒學著長大?這兩個小孩五歲不到吧! 店員蹲在他們倆個面前摸著他們的頭「乖,告訴姐姐,你們家住那裡,我帶你回家好嗎?」見到他們父母,她一定要好好數落他們。 「不行,媽媽會罵。」莊濠全開了口。 是家暴嗎?店員毫不遲疑地拿起電話,報警。 當兩方家長都到警察局,楊奇煜正在吵鬧著。 「我要去遊樂園,我要離家出走啦,我要去啦,我不要待在這裡啦。」 罪證確著。包包與證詞。 原來是楊奇煜在鬧要去遊樂園,才造成了這小小失蹤事件。 原先楊媽媽哭的一把鼻嚏一把眼淚的,聽到這個話後,強忍著把這死小孩抓起來揍一頓的想法,對著警察三拜六謝後拎著人回家教訓了。 至於莊濠全則是被莊媽媽抱的緊緊的,直摸著頭說,你要的機器人媽媽已經買好放在你房間了。 隔天,莊濠全站在院子對著楊奇煜的窗戶炫燿著他的新玩具,楊奇煜被罰三天不能玩玩具,當然也不能出門。 楊奇煜不懂,為什麼同樣是離家出走,受到的待遇差那麼多? 八歲那年,莊濠全再度提議要玩離家出走的遊戲,這時的楊奇煜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呆呆的楊奇煜了,在經過過背叛與情變之後,他對莊濠全早就不抱信任了。楊奇煜私毫不理會莊濠全。 「我要去找柔柔哦,你不去?」 一句話就擊中了楊奇煜脆弱的心,他的初戀啊! 楊奇煜再度揹起了他的包包,裡頭放著當年要送給小公主的禮物。 兩個人才走到巷口時就被莊姐姐逮到,在當年那離家出走的事件後,雙方家人已經都很注意這兩個小鬼頭了,再加上街頭巷尾全曉得當年案件,只要兩個小子一有動靜就會馬上會通達到莊楊兩家。 楊媽媽很生氣地問著自家兒子想去那時,天真無邪的楊奇煜再度說出證詞:「我要去找小公主啦!」 結果是楊奇煜禁足一週,莊濠全的玩具從機器人晉升到掌上型遊樂器。而神奇的是那給小公主的禮物後來竟不翼而飛。 以前種種,楊奇煜只能自嘆自己笨,別人問什麼他答什麼,於是,他開始懂的什麼是沉默之道,話,不要說太多啊! 只是,也不知是那來的鬼孽緣,打從幼稚園到國小國中,甚至高中,他們一直都是同班,這也讓楊奇煜更加討厭莊濠全了。 因為莊濠全永遠都是班長,永遠都是第一名,楊奇煜成績不算差,至少維持前幾名,但沉默的他比較不善交際,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職務落在他身上,他是無所謂,只是… 「你怎麼又窩在床上,偶爾也看一下書啊,你看人家濠全….」 「你們家濠全可真優秀啊,又第一名了啊!」 「楊奇煜學長,可以幫忙把這封信給莊濠全學長嗎?」 「楊奇煜,你體力要再加強,跑步姿勢也不太對,你看莊濠全…」 「楊奇煜,這個請幫忙拿給班長。」 「啊…那個是跟莊濠全蠻好的人。」 「學長,請問莊濠全學長在那?」 「莊濠全這回的活動就交給你了,楊奇煜你負責協助他。」 好吧,成績體育不如人他認了,這他不強求,他本來就不太認真唸書,至於體育這個,他本來就不擅長,但莫名奇妙,為什麼楊奇煜一定要跟莊濠全名字連在一起? 老師,同學,學弟學妹們,只要找不到莊濠全,第一個一定先問他。 明明,他和莊濠全在學校就沒什麼交集,能避他就儘量避了,那那一點看的出來他們交情很好? 而且,楊奇煜一點都不想當莊濠全的附屬品。 講是這樣講,但是楊奇煜也不是愛強出頭的人,但心裡頭還是有很多的不愉快,他不禁想問: 「既生全何生煜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