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意外之外

楊奇煜這一刻覺得他應該是全世界最倒楣的人了。 在這一刻,人人無論是臉上或是心裡頭都為這即將到來新的一年而感到歡喜,而他,卻是從雲端跌到谷底。 工作上的忙碌感總能在下班後看見女朋友的笑容而消失不見,他是抱著這樣期待的心情在這人人都跑去狂歡的夜裡加班著。 看著同事一個一個興高采烈地說著待會要去那慶祝,他卻還是死命地盯著電腦螢幕,努力要找出那差別在哪,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所以找不出來他也別想下班了。月底總是這樣,只是剛好這次是月底也是年底,加班就加的很鬱卒。 女朋友MSN上的離線訊息代表著她已經出門了。 早知要加班的,所以楊奇煜也先知會過了,所以女朋友便和朋友約了去市政府前廣場跨年狂歡,而他向來討厭那種擁擠的場合,他對去年的印象還記憶猶新,想到都還覺得是場惡夢。 這個女朋友向來愛湊熱鬧,所以楊奇煜便答應和她一起去市政府前廣場渡過他一年的最後及最初,101的煙火很美沒錯,藝人的表演也很贊也沒錯,沒想到,當演唱會結束,就是他一年裡最大的災難。 幾十萬的人同時擠出那個場地,周圍的交通全都打結,當他們好不容易擠到捷運站時已二點多了,而捷運根本擠不進去,他們只好再和人群奮鬥,再一起擠到下個捷運站去,一路擠回家,剛好看日初。 楊奇煜身上拿著女朋友的包包和外套,而女朋友再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呼大睡,當他坐在公園看著早起的阿公阿嬤做運動時,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他猜想自己現在應該很狼狽,拿著一堆東西和一群人擠在一塊,那感覺爛透了,還好他的筆電在他嚴密的保護下安然無恙。 他想,他再也不要去那個災難的地方了。 他也慶幸今年公司營運狀況大好,盈收大增,導至跨年的這天他得加班更晚,也難得女朋友沒有耍脾氣,很阿莎力地就說她跟朋友去就好。 當楊奇煜終於穿上大衣走在台北街頭時,冷風吹來,一旁的櫥窗閃耀著耀眼的光芒,他看著櫥窗反射的自己。 給她個驚喜好了。 在她終於擠回家後,還能享受到熱騰騰的宵夜還有一份禮物,她一定會很感動的。也算是因為這陣子他加班沒辦法陪她的彌補。 楊奇煜開心地打開了大門,他的笑容還掛在臉上,卻在看見屋裡的情況後,他的笑容凍結,手上的蛋糕掉了下來,發出好大一聲,屋內的兩個人才轉頭看他。 這是八點檔才會出現的劇情吧。 你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家,卻發現自己的女人卻在家裡和別的男人躺在床上。 三個人六隻眼睛對看著,是他"女朋友"先恢復神智,連忙把衣服套上,而那個男的也跟著穿上衣服。 楊奇煜不禁想笑,該看的早看完了,穿上又有什麼差呢?就可以代表你沒做嗎?而那男的,也是一樣,穿上衣服就能代表你沒上別人的女人嗎? 「奇煜,我..」女朋友穿好後,連忙站起來,看的出來想解釋卻不知怎麼說。 而那男的表情依然很慌張,楊奇煜看著他,他更慌亂了,手和腳都不知要擺哪,一付深怕楊奇煜會揍他的樣子。 「這種貨色?」楊奇煜冷笑了一聲「你要也找個比我帥的男人,你找這種?」 「奇煜,我不是故意的。」女朋友衝上來拉著楊奇煜。 不是故意的?那是不小心和別人上了床?天底下有這種事嗎?接下來她是不是要說她喝醉了? 「我喝醉了。」 果真下一秒女朋友馬上說了這句。 「喜歡就讓給你,我不要別人穿過的破鞋。」話是對著那男人說的,卻是字字句句刺進女人的心,楊奇煜甩開女人的手轉身就走。 「奇煜…奇煜….」 女人不斷在背後呼喊,他將鑰匙丟下,用力地關上大門,隔絕那所有令他厭惡的一切。 朝著同伴們比了個YA,莊濠全搭著女人的肩膀走出了酒吧。 「你家還是我家?」女人攏著自己的頭髮風情萬種地說。 「我帶你去一個更好的地方。」 不把女人帶回家向來是莊濠全的慣例,也不愛去女人的住所,他寧願花錢找個旅館,什麼都不留,什麼都不用清理,睡一覺起來各自走人,不用面對起床後的尷尬。 朋友們老說他是無情也是冷漠,他聳聳肩不置一詞,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習慣,也有朋友要他趕快找個對象安定下來,不要老是當情場浪子,他還是無話可說,愛情之於他並不是必需品,女人對於他更像件衣服似的。 被人唾棄,被人罵他也認了。他的生活只屬於他自己,不想被別人掌控,也不想為了別人而活。 打開大門,女人已經迫不及待吻了上來,莊濠全一邊走著一邊脫著女人的衣服,耳旁盡是女人的呻吟聲。 女人,都一樣,看見他就像蜜蜂看見蜂蜜一樣,外表真的是女人決定對象的首選。 將女人推倒在床上後,莊濠全故慢慢地脫著自己的上衣,一雙眼刻意勾著女人。 「唉喲,你快點嘛。」女人明顯地不滿,故意打著床的一旁。 「…痛…」 一個不屬於他們倆個的聲音出現,女人驚慌地將被單拉起來,露出來的是一雙迷惘的雙眼。 「Shit,我都不知道你有這種癖好,還以為你人模人樣的,沒想到…」女人大喊著,她連忙爬下床,撿起一旁的衣物穿上。 饒是莊濠全再怎麼鎮定,遇到這種情況他除了愣住外,還是只能發愣著看著女人的動作。完全講不出話來。 女人甚至連外套都來不及穿還拿在手中就打開了大門。 「變態。」只留下了這兩個字及嫌惡的表情。 關門的聲音讓莊濠全恢復了神智,他轉向了床上。 「你是誰?」 得到的卻是一連串的笑聲。 「哈哈…你….也被….拋棄了….哈哈哈….」斷斷續續地拼成了一個句子,笑聲仍然不停。 莊濠全皺著眉看向了四週,地毯上盡是酒瓶,居然遇到了一個酒鬼,還真是倒楣。 「你怎麼在這?」莊濠全依然居高臨下地看著床上的人。 「哈….我是誰….那你又是誰啊…哈….」笑的太久令他有些昏沉,頭晃啊晃的。 有人說過,跟酒鬼講話的人才是白痴,莊濠全現知道了。 "10,9 ,8, 7…."不遠處傳來倒數的聲音令他們倆個一起看向窗外。 "砰"的好大一聲,101的周圍綻放出美麗的煙火,令莊濠全不得不走到窗邊,這房間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看見101,所以莊濠全才會選擇來這,既然要耍浪漫當然要有對的場合,只是… 他旁邊的這個酒鬼打壞了一切。 酒鬼不知不覺中竟也走到窗邊注視著煙火。 光彩繽紛,炫麗耀眼。 各種色彩投射到他們倆的臉上。 「ㄜ…」打了個酒咯,唇邊溢出了一抺微笑。 「新年快樂啊。」笑容比那煙火還更吸引人。 「新年快樂。」愣愣地只能回著他。 唇上被蓋了個軟軟的印記,酒味留在唇邊。 「就當補償你囉。」笑容依然沒消失。 好甜。 心裡某個角落被觸動著。 「這點補償是不夠的。」莊濠全將對方拉進自己懷裡,低下了頭。 這麼美好的夜晚,這樣美麗的景致,如果浪費了,那才叫可惜。 至於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那就之後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