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5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婚禮的祝福

「要幸福哦…」 「祝你們早生貴子。」 「恭喜恭喜。」 來往的賓客不斷說著祝福的話,看著人來人往,楊奇煜臉掛著微笑,心思卻不由自主地愈飄愈遠。 這樣的婚禮對於世俗來說是很正常的,一男一女產生了感情,進而決定攜手共度後續的人生,有些人會這樣一起坐到旅程的終點,有些人在中途時下了車,也許是因為這台車並不適合自己,也許是想換別的車試試,每個人有著不同的人生,不同的選擇,所做的決定自己必須承擔。 愛情的終點就是婚姻,這是千古恆久的定律。 想要違反傳統就要有勇氣去承受世俗的眼光。 「恭喜恭喜。」 「謝謝。」依舊保持著微笑。 「什麼時候換你啊?」 繼續微笑。 討厭的三姑六婆又來了。 每每有這樣與親友相聚的場合,重大節日,親友喜宴,就會聽到這樣的話。 當你還沒結婚時,就會問,什麼時候要結婚啊,有沒有對象之類,當你結了婚後就會問,怎麼還不生呢?何時要生小孩啊?當有了小孩時,就會問,那時要再生第二個啊?二個小孩恰恰好啊… 就是這樣無聊的問句,人家結不結婚關你什麼事,不結婚好像是天理不容的事,因為被逼急了而結婚,如果婚姻不幸福誰負責?而如果不幸離婚,是不是又增加了三姑六婆們的閒扯八卦話題?要不要生小孩又關你什麼事,生一個就夠了,不想生第二個不行嗎?你會幫我養孩子嗎?也不想想現在要養一個小孩有多困難。 楊奇煜其實是很討厭這樣的場合這樣的交際的,但基於禮貎基於長幼尊卑的觀念,他絕不能擺著個臭臉面對那些人。 更何況今天是他們家的主場,更是他那總是在背後支持著他前進的哥哥的婚禮,他一點都不想讓那些人影響了他的情緒。 但,真是累人啊。 比辦演唱會還累,不過,想到把這些人打發掉後他就可以大吃一頓心情又不免愉快起來。 只是,要打發這群人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他拉拉自己的領子,再摸一下頭髮,他想著今早在鏡子裡看到的自己,比平常藝人身份的他真是多了份樸實,連頭髮都只是刷順抓旁而已,而不是像上通告時那樣髮膠噴的超級多。早上哥哥朋友看見他時,還小小地驚訝了一下,然後拍拍彵的肩笑著說,很好很好,果真是善解人意的弟弟,這樣不會太搶走新郎風采的。 不過,再看看鏡中的他,然後又從鏡裡看見他哥哥,他想… 這樣樸實的他,還是很帥的,他哥就曾跟他媽抱怨,把所有好的基因都給了弟弟了。所以他說他哥像五月天的石頭其實還是稱贊他哥的話呢。 反正,今天不是他主角,也沒什麼差,不過他也不太擅於當主角吧,不然為什麼從Lollipop時代到現在Lollipop F時代,MV也不知拍幾十支去了,他從沒當過主角? 是他真的沒主角命嗎?連阿緯那國字臉都從男配角升格成男主角了,他卻還在男配角階段啊… 大概這就是身在團體內必有的領悟吧!有些人天生就是領導份子,天生就出色,楊奇煜自認為是出秀的人,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領導人物,個性使然,所以不愛出風頭卻愛耍帥的他還真是這團體的奇異存在。 而窩在團體還有這種好處,不用硬逼著自己去面對鏡頭,有什麼尖銳的問題自然有旁人替代…那身為領導著的他,那位置也不是那麼好坐的… 「奇煜,過來拍團體照。」 「哦,好。」 不小心再度放空,楊奇煜連忙將心思收回,怎麼又想到那個人了?是中毒太深嗎?這樣的場所居然也可以想到他? 想到昨晚那傢伙還一本正經地問著他,今天他要不要來啊? 「來幹嘛?又沒發帖子給你,你以什麼身份出席?」 扭扭捏捏地真叫人想打他一拳。 「…以未來女婿身…」 話還沒說完,楊奇煜就讓他剛的想法付之行動。 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是說問這白痴問題的他才是夠白痴了,他明知道那傢伙說不出什麼好話,還偏要問。 「來,大家站靠近一點,笑一個。」 乖巧地站在大嫂旁,擺出微笑,眼底映出的白色景致有些昏花了他的眼。 白色,代表純潔。 白色,代表高貴。 白色,是不是也代表了誓言? 那麼,他也會走到這一天嗎? 較早前的典禮上頭,他站在哥哥旁邊聽著牧師的證詞,他的心思也一再飄遠,哥哥的婚禮就如同他夢想中的婚禮一樣。 只是,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也走著這條路。 因為現在的他,在路的中間就走向了另一條不容世俗接受的分岔路了。 咔嚓一聲,拿回手機說了謝謝,他看著裡頭的照片,他們,笑的好幸福…. 心思一轉,他翻著通訊錄,然後打上了字,將照片發送出去。 當按下發送鍵時,他卻馬上後悔了,自己到底在幹嘛啊?幹嘛做這無意義的事?只可惜,不能像寄MAIL一樣可以按收回的。 他繼續擺起笑臉面對著大家。 那個人,現在應該在家吧? 沒幾分鐘,手機傳來震動,手伸入口袋卻沒將手機拿出來,他有著猶豫,不知道要不要看,那傢伙會寫什麼? 不過也太快了吧,窩在家沒事就玩手機嗎? 緊握著的手機傳來熱度,看著人潮漸漸離去,他撿了個角落,斂下心神,他還是決定拿出來看。 一看見畫面他就笑了。 「白痴。」這傢伙怎麼會那麼白痴啊? 不過自己是不是就是被他這股白痴勁吸引的嗎? "馬爾地夫不錯" 圖片裡的他穿著白襯衫,看就知道是胡亂套著的,扣子都沒扣好,頭髮也是分到右邊,再配上那痞痞的笑,明顯就是要和照片的自己搞對照。 楊奇煜惡質地想,回家後他要來弄個合成照,把他大嫂的臉換成敖犬的,那一定很好笑。 "你會是個很可愛又精壯的新娘子的" 發送。 楊奇煜笑的更開心了,他想著敖犬爆跳如雷的畫面。 「奇煜,過來幫忙搬一下。」 「哦,好。」 將手機放回口袋內,不理會它傳來的震動。 他的笑容變的真實了,幸不幸福是自己所下的定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