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ollipop F-Day058-遠赴香港拍攝專輯照片

深吸了口氣,努力告訴自己,沒問題的,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只要一下子就好了,而且大家都在他旁邊,救生員也在啊,不用擔心的。 但如果嗆到了怎辦?如果因為他一個人影響整個拍攝進度怎麼辦?就只有他不會游泳而已,早知道他當年就算抱著不游泳也去看比基尼美眉的心態去上游泳課而不是選擇蹺課去打籃球的話,搞不好還可以讓他學個一招半式。 之前在籃球場上被美眉們用著愛慕的眼神看著,現在則是懷著被看笑話的心態站在這。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工作人員打著手勢。 「好了!」其他三個人齊聲喊著。 「..好…」小煜的聲音慢了一拍。 「那就準備下水了。」「好。」 「等一下。」突然間敖犬大喊了一聲「等我一下,我尿急,讓我上一下廁所好嗎?」敖犬雙手合併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吼,敖犬,你也會緊張哦,你不是說你是水中蛟狗嗎?結果緊張成這樣。」阿緯在旁虧著。 「快去吧!」「馬上回來!」 敖犬走到小煜身旁「小煜陪我去。」沒等小煜回答直接拉了人就跑。 莫名其妙被拉到了洗手間,看著敖犬對著鏡子"騷首弄姿",小煜滿臉的疑問。 「莊敖犬你在幹嘛,不尿尿對著鏡子發什麼花痴?」這傢伙自戀程度已經到了照鏡子比解決生理問題更重要了? 「ㄟ…小煜,你看我這髮型帥不帥啊?」揚著眉。 不禁翻了白眼「帥啦帥啦,你到底要不要尿尿?你就算髮型再帥髮膠再強下了水還是一樣全垮啦,有什麼用啊?」真是受不了,他就不信莊敖犬在水底髮型還能保持原樣,幹嘛一直執著於他瀏海的角度。 「也是吼,下了水大家都一樣醜了,所以也沒差了。」恍然大悟地擊著手掌。 「對啦對啦,你快點啦!」推著敖犬。 「既然大家都一樣,楊奇煜你也是啊,依咱們的五官無論在路面和水底都還是一樣的帥氣啦,這是天生的,不會因為水而有所不同,即使扭曲了咱們還是比威廉阿緯帥啦。」敖犬伸手拉著小煜的臉頰。 「就算這樣拉,楊奇煜你的眼睛還是很電啦,你的鼻子還是在,你的嘴唇…」眼神黯了下來.. 「還是…很可口。」 當看見敖犬的眼神變了時,小煜已經來不及作出防備了。 「你到底在幹嘛啦!」推開了敖犬。 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敖犬伸舌舔了嘴唇。 「待會如果你不小心溺水,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為你人工呼吸了,這種事我非常樂意做的,決不會讓救生員或是那個自認為是體育健將的威廉有機會得到屬於我的權利。」 「在說什麼啊你,莊敖犬,現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你認搞清楚,不要精蟲上腦。」忍不住敲打敖犬的腦袋。 「好啦,走吧,我們出去吧!」再度拉起小煜的手往外跑。 這傢伙到底來幹嘛?來吃他豆腐的嗎?看著敖犬的背影小煜真想踹他一腳,老這樣不正經,不是都放話說自己愈來愈成熟,也會收斂了嗎?怎麼還敢亂來? 滿腦子盡是待會怎麼整治敖犬的念頭,當小煜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站在池邊了。 「好了嗎?」 「好了。」 小煜這回沒再慢半拍,害怕的感覺不再那樣強烈,撇到了最旁邊的那個瘦皮猴,還在那邊做著伸長操邊嘻皮笑臉的和阿緯哈啦。 嘖。 感受到他的眼光,敖犬的眼神對向了他,小煜連忙低下頭。 「我數1.2.3大家一起下水。」工作人員喊著。 小煜深吸了口氣,聽著聲音,往水裡跳… 好難受,當水進入鼻子時,那真的好難受,還得要睜開眼睛看著鏡頭,他擺動著四肢,看著工作人員的指示作出動作,身體輕飄飄的,閉著氣…. 身體一直不受控制地要往上飄,有股力量抓住了他,威廉在他旁邊拉著他,帶著他在水中活動著。 「呼。」大大地吸了口氣,小煜手撐在池邊,整個快虛脫了,不停地在水裡水面來回穿梭,耗盡了體力。 雖然最後呈現在鏡頭上不過短短幾秒,但卻得花上他們一天的時間。只看見攝影師不斷地按著快門,他只能努力作出表情。 「很累吧,要不要送氧氣給你啊?」被人拉上了池邊,楊奇煜只能仰躺著,對那戲謔的話充耳未聞,他現在沒多餘的力氣理會。 身上被蓋上了浴巾,一句別著涼了,讓他暖意浮上心頭。他可以感受身旁的人傳來的體溫,有時候不用刻意說什麼,行動就代表了一切。 「哇,我超帥的呢!」威廉看著照片自戀地說著。 「我才是好嗎?」阿緯也不甘示弱。 「屁啦,你的國字臉都出來了。」 「你的高額頭也露出來了。」 「你的…」 威廉和阿緯再度起了爭吵,敖犬卻直盯著照片不發一語。 「幹嘛發呆?」受不了沉默小煜還是開了口詢問。 「…」 「什麼?講國語好嗎?」含糊不清的誰聽的懂啊?楊奇煜是人類可不是犬類。 「我想把照片都藏起來…」 「什麼?」他懷疑他聽錯了。 「我說,我不想讓別人看到這樣的你。」敖犬突然關掉了螢幕。 對於這樣的舉動,小煜一頭霧水,這傢伙發什麼瘋啊? 「我餓了,我們去吃飯了,在水裡一整天了,我快餓瘋了。你們倆個繼續吵吧,我們閃了。」還未等他們反應,敖犬抓了小煜就跑。 「敖犬,等等,你剛說那是什麼意思啦?」小煜可沒那麼好打發掉,他反拉住敖犬。 「嗯?」不解地回過頭。 「你剛看完照片說的那句是什麼意思?什麼這樣的我?」耐著性子問著。 「哦…我的意思是…」拖長了音,顯然是在想編其他的理由。 「快說。」不給他思考的空間。 「我是說,我不想讓人家看到你手足無措的樣子啦,那種眼神….我…」說不下去了,敖犬再度拉著小煜向外跑。 什麼?楊奇煜還是瞪大了眼,敖犬在說什麼? 莊濠全不得不承認他果真像楊奇煜說的,精蟲上腦。 沒辦法,那是他的戀人,在看到那樣的楊奇煜怎麼可能不會呢? 那樣手足無措又迷離害怕的眼神,竟有股說不出來的性感。 天啊,他真的千幸萬幸他的位置不是在小煜旁邊,如果他是威廉的話,他想,所有的邪惡思想當下會全化為行動。 那現在,拍攝已經結束了,就沒差了。 「喂,敖犬,等等我們啊,我們也餓了啊!你衝那麼快幹嘛啦?」 「阿緯,敖犬他應該餓壞了啦!」 「那隻瘦皮狗又不是你。」 是的,威廉說的沒錯。 他的確…餓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