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發財了/仁杰]我想我喜歡的應該是他

「相親?」 吳仁耀滿腦的疑問,相親?他需要相親嗎?他還那麼年輕,而且他有著人人稱羡的職業,這麼俗的方式不適合他吧! 是啦,從小到大他從沒交過女朋友,可是他一點也不急啊!他媽媽也不急啊!他認為一切都是緣份,他也知道自己的"毛病"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了的,光看他的那些同學同事都對他避之為恐不及的態度上他就知道。所以他耐心地等待那位能接受他所有一切的人出現,遲早,會遇到的。 如果遇不到的話,那也就算了。 這人生不是非要有另一個人的陪伴才完整。 相親?他其實是不願意的。但電話那頭的大嬸發揮著她的三寸不爛之舌拚命地說服他,她打包票對方的長相絕對不會嚇到他,而且乖巧孝順,她跟對方的媽媽熟的很,什麼反正也沒事去看看也好。 沒事?他可是大忙人呢!這年頭的醫生可不好當,隨時待命不說,一天工作時間總超過十小時,而且他還有投資餐廳呢,他忙的很。 可是… 「好吧,那就約在…」 掛上電話後,吳仁耀看向了不遠處,雖然被樹木包圍著,雖然有些距離,雖然頂樓的風勁很強,但閉上眼睛他彷彿聽見了圍繞著那餐廳的鋼琴聲。 因為緊張,所以吳仁耀不自覺拚命的講話。坐在他對面的女孩看起來很舒服,一張臉乾乾淨淨的,和街上那些濃妝豔抺的女孩不同,穿著也很樸實,一直微笑著。 是她了吧! 這樣的女孩他媽媽應該會喜歡。 他聽見了腳步聲,琴蓋打開的聲音,吳仁耀更拚命地講話了,琴聲緩緩地流洩著,吳仁耀有一時的失神,但隨即他定了定心神,他已經刻意選了個背對鋼琴的位置了啊!努力不去理會耳邊那悅耳的鋼琴聲,不去想那彈著鋼琴的那張臉孔,只有不斷的講話他才能夠把持著自己。 咦?女孩的目光好像一直鎖在他的背後處。 「Because I love you?」略為低沉的嗓音,俊秀的臉龐滿臉的不解。 終於和他講到話了,吳仁耀掩飾著心裡的激動,原來他的聲音是這樣啊!他每天總是"路過"這間餐廳,總是不自覺地看向那張投入的側臉,時而閉眼時而半傾著頭。為什麼不光明正大走進餐廳欣賞呢?吳仁耀不知道,他始終提不起勇氣。只好拚命告訴自己誰知那間餐廳的食物乾不乾淨啊。 「你沒聽過嗎?」吳仁耀有些動了氣,他明明是個很溫和的人,醫院的同事們都說他根本沒什麼脾氣,可是面對那淡漠的臉孔他就是感覺到不開心。那是吳仁耀最喜歡的歌,為什麼他不會彈呢? 「叫你們經理來。」 這就是吳仁耀跟楊以杰的第一次接觸。 若干年後,當楊以杰的女兒甜甜地喊著「仁耀叔叔好」時,吳仁耀總是想著如果那天他能夠鎮定一點來個完美的初次見面,也許,也許… 人生,真的不能重來啊。 「嗨。」 「嗨。」 是有些尷尬的,兩個人面對著面頓時不知該說什麼。因為他們的身份是"情敵"。 吳仁耀實在不知該坐在哪裡,這明明是他的家啊!他從來沒想過他回家後居然感覺自己像外人一樣。 「歡迎回家。」 原來他笑起來眼睛像彎月啊!原來…有人在家等著自己回來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好。 「我回來了。」這是吳仁耀第一次有回家的感覺。 吳仁耀原先以為他是個沒辦法和別人"同居"的人,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可以和楊以杰那麼融洽地住在一塊。 他是個有著嚴重潔癖的人,家裡處處可見酒精,他的房子一塵不染,乾淨的像五星級飯店一樣。 而楊以杰呢,雖然他看起來家教很好氣質出眾,一付家境很好的樣子,可是音樂家也是藝術家,鐵定是有些不拘小節又隨性的。吳仁耀在進家門時早就做好心理準備要面對他的家變的不像他的家了,他甚至已經把口罩都準備好要來個大掃除了。 沒想到,他的屋子一如往常,絲毫看不出來有另一個人住在這的痕跡。 「ㄟ,以杰,我很訝異你也有潔癖呢。」其實驚訝的還有他面前的這盤模樣美味的炒飯,吳仁耀舀了一小湯匙,這個是在他家做的,應該沒問題,食材的話呢…算了。 「我沒有啊,只是我有聽宇純說過你的"毛病",所以…」楊以杰將一盤炒青菜端到了餐桌上後也坐了下來「其實我也很訝異宇純居然會要我到你家借住。」 兩個人相視而笑,沒想到談起他們倆個共同"喜歡"的女孩,他們居然一點火藥味也沒有。 「那這個…」吳仁耀夾起了青菜。 「你放心,這是有機的。」楊以杰馬上回答。 「那…你不覺得我的"毛病"很多…很討人厭嗎?」問的有些戰戰兢兢的。 「還好啊,這也沒什麼,你又不會麻煩到別人,而且每個人都有很多毛病啊,我也有啊!」 「可是我做什麼都要先消毒吔…連握手也是。」 「那也不錯啊,你剛好順便幫我消毒啊,也幫其他人消毒啊。」楊以杰拿著公筷將青菜夾到自己碗裡。 看到他的舉動再聽見他的話,吳仁耀真的好感動,終於,終於有人能夠體會他了,也不介意他的那些毛病。 媽…我終於找到了能夠包容我的人了,他完全不介意呢!可是…他跟你想像的完全不同吔… 吳仁耀真的沒什麼朋友,能跟他談心的更沒有,可是在那場"相親"後讓他交到了今生唯二的二個好朋友,雖然認識他們之後,吳仁耀的生活就像坐雲霄飛車般,上上下下好不刺激,還有做了一些善意的壞事,例如偷渡病人,說謊…這都與他的規矩嚴謹態度相悖離,可是… 「仁耀叔叔,我要飛飛。」 「好,飛飛囉。」 「哇…」 肩上的笑顏甜美可愛,一旁的笑顏柔和愜意。 「仁耀。」 「嗯?」 「你變了很多呢。」 「有嗎?」 認真的點點頭。 「你現在都不消毒了啊。」 「…」 不是不清毒了,只是因為對方是你,還有是你的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