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世界未日





 如果今天真的是世界未日,你想做什麼?
 


 
狂暴的音樂不斷響著,床上的人卻沒有任何動靜,音樂停止,手機顯示未接來電六通,音樂再響起,終於,手從溫暖的被子伸了出去。
 
「喂…
 
「楊奇煜!你睡死了啊?我打了N通電話了。」
 
「嗯…」還沒完全清醒。
 
「你不是很淺眠的人嗎?怎麼可能會聽不見呢?你是不是開震動?」
 
「..沒有。我早上六點才睡。」眼睛仍閉著,腦袋無法運轉。
 
「你到底幹什麼去?不會去夜店吧?」
 
「沒有…」很乖巧地回話,沒有一點警戒心,忘記了自己是公眾人物,也不怕這是記者打來問話的。
 
「那是女友太火辣了,怎麼,昨晚還開心嗎?」
 
楊奇煜終於皺起了眉,不過還是沒看手機顯示來電者「沒有,我沒有女朋友。」他只有男朋友。
 
「我在寫曲…」打了個哈欠。
 
「那什麼時候可以聽見你的最新大作?」
 
嗯?楊奇煜眨眨眼,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他看了看手機螢幕,一張笑的很欠扁的臉孔。
 
「莊敖犬!你無聊的話請不要騷擾我,我很睏。」這個幼稚男居然趁著他神智不清時套他話。
 
「別這樣嘛…」求饒的語氣。
 
「現幾點?」他懶的看時間。
 
「十二點了。」
 
「然後呢?」聲音還是很沙啞「這麼早找我幹嘛?」完全沒看見外頭有點溫暖的陽光。
 
「哦…你的聲音好性感哦…害我想起了以前我們一起起床時,你總是在那耍賴說我不要起來,然後…」「然後我只好…」
 
「別講了。」直接打斷這種沒營養的話。
 
「好啦,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
 
「今天?」楊奇煜眨了眨眼「今天是五月天的演唱會。」他本來要去的,可惜拿不到公關票。
 
「你腦中只有音樂嗎?」口氣很無奈。
 
「今天…」楊奇煜翻了個身「今天是世界未日,所以我想要睡它睡到天荒地老,這樣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是在睡夢中度過,什麼都不知道。」
 
手機通話那頭的人笑了,那笑聲讓楊奇煜不爽。
 
「那,你來我家吧!我們一起在床上滾它個整天吧!」
 
果真,狗嘴吐不出象牙。
 
「少騙人了,別以為我不了解你。」滾?滾滾是他家狗狗的名字,是因為搖滾而命名。但莊敖犬用上這個字時,通常隔天楊奇煜就會腰痠背痛又無力。
 
「別這樣嘛…」又在撒嬌了。
 
「來我這吧!今天是冬至,不是什麼世界未日,我們一起吃湯圓吧!」
 
很誘人的提議。
 
楊奇煜坐起了身,活動著脖子「你煮?」
 
「當然。」
 
「材料?」
 
「沒有準備好怎麼可能叫你來,你最近很冷淡,都不愛跟我在一起了…」哀怨地控訴。
 
楊奇煜不自覺嘆了口氣,不是他冷淡,而是他們現在的工作大都是分開的,拍戲,主持,再加上沒住在一塊,想見上一面還得找各種藉口,總不能每次都拉著威廉跟阿緯吧!所以漸漸地他們就沒有像剛分開住時那樣,天天至少見上一面。
 
一開始很不好受,但真的,漸漸地,就習慣了。
 
所以說,距離時間真的是愛情最大難題啊!
 
但並不代表不愛了,他們只是過了熱戀期。
 
「我待會過去。」走進浴室。
 
「我在樓下等你,待會見。」
 
楊奇煜看著已經沒聲音的手機,這傢伙是算好的吧!不過,他居然那麼有耐心在自己家樓下等著,這讓他心裡起了絲絲甜蜜。
 
過了熱戀期了沒錯,但他們的心還是在彼此身上的。只要這樣,就夠了。愛情不是天天黏在一起就會是永遠的,愛情,是細水長流的,每一天只會比一天更愛對方。
 
 
 


「能吃嗎?」楊奇煜擔憂地看著鍋子裡的湯圓。他不相信莊濠全的廚藝!以前合宿時,他們倆個在下廚這方面可是比爛的。
 
「吼,煮這個跟煮水餃一樣啦,水滾丟下去,再加把青菜,加點鹽,給它個五六分鐘就好了啦!有什麼好擔心的。」莊濠全瞪了楊奇煜一眼。
 
「可是你以前也曾經水餃沒煮熟就讓我吃。」楊奇煜擔心是有原因的。一個敖犬,一個威廉,都曾讓他吃過沒熟的東西。
 
「那你要是擔心再煮二分鐘好了。」看看鍋子內已經浮起來的湯圓,敖犬確認它們已經熟了。
 
「為什麼中午就吃湯圓?應該是晚上吃吧!我們可以叫阿緯跟威廉一塊來。」小煜也很久沒看見那兩個傢伙了。
 
「你不是說今天是世界未日嗎?」敖犬關上了火,將鍋子端到電視前的茶几。
 
「是啊,過了今天也不知道我們還會不會存在。」小煜則是將碗拿了出去「所以才會想大家見一見。」
 
「可是不是說是今天兩點嗎?」
 
「好像是…」咬了一口湯圓,小煜很開心,有熟。裡頭的肉是熟的。
 
「所以要在兩點前讓你在我身邊,不然真的地球發生什麼事了,我還要跑去找你不是很麻煩?」敖犬可是有計畫的。
 
小煜看了一眼敖犬,他真的沒想那麼多,因為他根本也不相信1221日是世界未日。對他來說,世界未日離他太遠了,也許會發生,但不是現在。
 
「可是如果真的時間到了,你也不用想著要怎麼找我了啊,因為我們都已經消失了。」小煜看了看時間,還剩一分鐘。
 
「要消失也要一塊消失。」敖犬回答的很肯定。
 
「十,九,八…」小煜數著,敖犬則是放下了碗筷。
 
「三…」他們對看著。
 
「一,零。」
 
等待著。
 
什麼都沒發生。
 
秒鐘仍一秒一秒地走著,他們沒有聽見其它的聲音。
 
敖犬拿起了碗,小煜再吃下了一口湯圓。
 
「趁熱吃。」
 
「好。」
 
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啊…但無論有沒有,他們倆個都在一塊。
 
 
 
 
「ㄟ…」踢踢他。
 
「幹嘛?」還是看著電視,電視上沒有出現任何如電影情節般的災難現場。
 
「你不是說今天整天都要賴在床上嗎?怎麼看起電視來了?」
 
沒理會。
 
「ㄟ…」再踢踢他。
 
「不要吵我,我在關心世界各地。」不耐地挪動身子,讓自己遠離臭腳範圍。
 
「你只關心全世界不關心我了哦…
 
還是不理。
 
「你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即使有發生什麼事你也幫不上忙啊…
 
繼續看著電視。
 
「你應該幫的是我啊…」正當小煜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氣息想閃時,他已經被撲倒在地板上了。
 
「這才是你叫我來的目的吧!」看著那雙閃著企圖的眼睛,楊奇煜知道自己被拐了。
 
「才沒有…」吻上了那昨天被人家公開說欣賞的"厚唇"。
 
「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
 
唇舌交纏,話已不再多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