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5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永遠親愛




 一個人嗎?
 
楊奇煜深吸了一口氣。
 
一個人。
 
一個人站在舞台上並不陌生,一個人表演也不是沒有過的事,只不過這次是站在現場直播現場觀眾估計有70萬人左右的舞台上。
 
70萬人啊!還不包含那些守在電視機前數百萬的收視人口。
 
想到這,楊奇煜的嘴角輕揚起,這是他夢想以久的舞台,他絕對會好好表現的,他會讓更多人認識到楊奇煜,讓人家不再認為他只是唱跳團體中的一份子。
 
更何況,他也並不是真的一個人,只要回過頭,就有人站在那支持著他。
 
 
 
「喲,有人的眼睛充滿火花哦,很有鬥志哦。」戲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透過鏡子,楊奇煜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人。
 
「你應該有帶吃的來吧!」楊奇煜已經在這練習了整天了,這次的舞蹈動作難度很高,雖然這些年跳舞對他來說已算小菜一碟了,不過短期間內要記那麼多動作還是有些困難。
 
「魯味。」舉了舉手上的袋子,莊濠全走到了一旁「先休息一下吧。」
 
「忙完了?」任意的席地而坐,小煜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他早餓了,好像從中午過後他就只有喝水而已。不過時間寶貴,他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去覓食。
 
「吃慢一點。」遞了張衛生紙給小煜「你不知道現都十點多了,工作早就結束了。」當敖犬打給小煜但卻無人接聽時,他就猜到小煜還在練舞室。
 
「什麼?十點多了?」拿起手機想看時間卻看見了未接來電有三通,看向了敖犬,他卻沒事似的吃著魯味,小煜聳聳肩,繼續吃。有些話不用特別說出,有些關心放在心裡就夠了,他們向來都是行動派的。
 
「你現才知道十點多了哦,真是的,再怎麼開心身體也要注意。」
 
「哦…
 
「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更何況是你,每次周圍只要有人感冒,你一定第一個被傳染…
 
「嗯…
 
叨叨絮絮的聲音流洩在這寧靜的夜晚,一個叮嚀,一個單字回答。
 
「這家魯味還是一樣好吃。」夾了一個甜不辣給敖犬。
 
「…」自然的張口,塞了一個甜不辣後又塞了一個米血,這下子話都不能講了,敖犬無奈地看著小煜,那張吃的很滿足的臉讓他想發火也發不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會好好照顧身體的,你放心。」
 
「嗯。」
 
「我現在也很少感冒了,你看我現在壯的跟頭牛似的。」
 
「哼。」
 
叨叨絮絮的聲音換人了,一個安撫,另一個變成一個單字回答。
 
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彼此之間也已經夠熟悉了,他們也不需要虛偽的應對,也不用帶上假面具,因為根本不需要。如果一有什麼不對,對方就能查覺到。
 
那麼多年了啊
 
有時候敖犬會掰著手指數著他和小煜到底在一起多久了,算一算,感覺好像對又好像不對,轉過頭問小煜,小煜偏了偏頭,眨眨眼,像在是在思考不過下一秒他就說了句不知道。
 
這傢伙從不記這些事情的吧!
 
他懶。
 
敖犬自己也不太記得這些所謂的小事,男人有更重要的大事需要記在腦海裡。像是表演內容啦,台詞啦

不過當他懷著忐忑的心去找小煜時,小煜還是像往常一樣,也沒有對報上所寫的那緋聞質問或是生氣,他才開始在數他們在一起有多久,是否已經久到小煜對那些都已經麻木了。
 
藝人嘛!沒有緋聞哪來新聞。
 
無論是故意的還是真的,能上報就好,能增加知名度就好。
 
不過看到自己戀人那麼無動於衷還真是讓敖犬沮喪。不過換個方向想,也是對彼此的信任吧!所以當小煜要拍吻戲或是結婚戲時,敖犬也只是哼了一聲以示不滿而已。
 
而且,他選擇不看,他沒有那麼大胸襟看自家戀人和別人親親我我,即使是假的他也不要看,但那個可惡的預告還是自動地跳到了他眼前,害他偷偷在唸為什麼要張嘴呢?拍吻戲不是把唇印上即可?一定是導演教的。可惡的導演,可惡的編劇,可惡的女配角。他只能對著電視在心裡大喊,楊奇煜是我的,楊以傑也是我的。
 
不過他有看那個音樂愛情故事,然後,笑到在地上打滾以至於被某人伸腳踹了好大一下。
 
那畫面還真的一點都不賞心悅目,真不順眼,還不如他和小煜去拍的好。性別這玩意還真是惹人厭煩。
 
工作是不能夠你說不做就可以不做的,而且他們也不能夠只單純當歌手而已。藝人就是要全方面發展,拍戲,主持,他們都要嘗試。是說,當電視台提出要小煜和其它兩個演員組一個臨時團體時,敖犬還真是有些不滿。
 
他可以接受甚至喜歡看見小煜一個人表演,畢竟唱歌還是小煜的最愛,而且在舞台上發亮的楊奇煜很有魅力。但他不喜歡看見小煜在別的團體裡頭,他只能屬於Lollipop F,也許是另一種佔有慾吧!
 
 
「欸,在想什麼?」小煜已經把魯味解決了,正站起身來做暖身運動。
 
「在想你怎麼愈練愈壯啊。」不滿地拍拍小煜的腹部,以前這裡可是軟軟一團,躺在上頭很舒服的,現在呢,凹凸不平,摸起來真不順,本來小煜肩膀就比較寬,練了健身後啊,嘖嘖嘖,穿起襯衫後,釦子都快蹦開了,這是誘惑吧!太過份了。
 
「練壯一點好啊。」低下眼看著敖犬,伸出手在那沒上髮膠的頭髮亂揉一番。
 
「喂喂…」雖然抗議著卻沒連頭移開「練那麼壯要幹嘛啦?」他其實挺懷念那個留著過長瀏海蓋著額頭,歪斜坐在椅子上,半瞇著桃花眼,用著慵懶語氣說著"我家有也一隻狗"的小煜。
 
大概是一種對於青澀的懷念吧!
 
不過,現在的他全身散發著男人味也是很迷人的啦!再怎麼樣,楊奇煜還是那個楊奇煜。本質,一點都沒變。
 
沒回答他,小煜走到了鏡子面前繼續練舞。看著他,敖犬瞇起了眼,莫非…
 
小煜從以前就不太滿意自己的身材,長的不高還是白斬雞,老被他們幾個笑弱不禁風的。後來跟著阿緯和威廉一塊健身後,本來還懶懶的一個禮拜能去一次就很不錯了,突然間就像上了癮似的,只要有空他就會去健身房。很認真。
 
敖犬那時還在想著小煜為什麼會變得那麼勤勞了呢?是有什麼原因呢?難道,他以為身體練壯了,力氣就會變大嗎?
 
想逆天嗎?
 
 
小煜雖跳著舞看著鏡子,但眼神卻不自覺地會飄向坐在角落的人,鏡子裡的身影從坐下到站起來,從遠到近,他注意到敖犬的眼神漸漸變了…
 
那是個警訊。
 
「敖犬,你要陪我練習嗎?反正後天我們也要來複習一下,壓軸呢。」那個眼神他很瞭解,所以他只想轉移敖犬的注意力「我們居然可以在台灣的跨年演唱會壓軸演出,這個機會太難得了,一定要好好…」還沒說完時,他的腰已經被敖犬摟住。
 
「幹嘛?我們可不用跳國標舞。」故意忽略敖犬那略為急促的呼吸聲。
 
「你熱身還不夠…」吻上了優美的頸脖。
 
「喂,我才不要這種熱身,而且…」唇已經被封住,再多的抗議都沒用。
 
這種熱身動作只會讓他隔天腰痠背痛吧!而且,地點也不適合吧,地板是他們B-BOY的最愛,但躺在下面的可是他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