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好想你

 





這是一個無聊的聚會。
 
楊奇煜雖然很想翻白眼然後拍拍屁股走人,不過他不能。
 
因為這聚會裡頭有很多長輩。
 
長輩。
 
是的,這是兩家族的聚會。
 
他看向了對面的女人,女人丟給他一個瞭然的眼神後,又揚起笑臉去和那些長輩的打哈哈。
 
這個不曉得是他第幾任女友,更記不起來的是她是楊奇煜媽媽介紹的第幾個對象了。卻只有她,和楊奇煜交往最久。
 
說是最久,也不過一年剛過。但這已經破了記錄了,難怪兩家人急著想要成為一家人。今天這個場合儼然就是在談他們倆的婚事,只是當事人卻是興趣缺缺。
 
兩人會交往那麼久是因為都符合彼此需求的對象。應該說,是符合兩家人的條件。
 
倆個人家中的父母都急於將他們銷售出去,所以他們一拍即合,樂的讓對方佔著那個"對象"的位置,省得繼續那無聊的相親。
 
只是,這樣視當事人無物的討論真是讓楊奇煜反感。要結婚的是他們可不是你們大家啊!你們討論的那樣起勁是在演那一齣?
 
還討論到蜜月去了….
 
楊奇煜想著,搞不好接下來的話題就要談論到要生幾個小孩了。
 
果真。
 
楊奇煜崩不住翻了個白眼,他的女友則是眨眨眼,故作無辜樣。
 
他知道家裡的人都很希望要他趕快進入人生下一個階段,只是,對於結婚這事,楊奇煜真的提不起興致。兩個人這樣不是很好嗎?逢年過節也不用牽就彼此去對方家裡,也不用負擔另一個家庭,為什麼要硬逼他們呢?少了一個身份多了一份自由。
 
但楊奇煜真的無法對他的母親抱怨,因為他知道,媽媽心裡有一個刺,而那個刺,一輩子都拔除不了。
 
那就是他年輕時的那一段戀情。
 
他談過好幾段戀愛,卻只有那段讓他的媽媽沒了笑容。因為,他的對象是個男人。

楊媽媽不知道她的兒子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同性戀,但之前的性向明明就很正常,她只能把原因歸咎於"無聊"。
 
畢竟當了藝人處處受限制,而公司也下了禁愛令。這對她那向來無拘無束,女人不間斷的兒子來說,當然是個酷刑。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啊….怎麼可能受得了?
 
他們幾個一天24小時中至少有17個小時都混在一塊,也許正是這樣,才會一時之間迷失了,混亂了。
 
這點在之後他們分手後,楊媽媽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她拚命地幫兒子介紹對象,而兒子也都沒拒絕,只是又恢復成以前那樣,女友一個接著一個不停的換。
 
值得慶幸的是,換的是女友,而不是男友。楊奇煜就交過那麼一個男朋友而已。楊媽媽可以確定,兒子是真的對男人沒有興趣。
 
但是,她心裡也有著恐懼。既然對男人沒有興趣當初他們怎麼會在一塊呢?一群男孩子中,他們倆個偏偏就對上了眼。
 
難不成真的是所謂的命中註定,更讓她害怕的是,那就是所謂的真愛嗎?在她的年代裡,愛情是不寫實的。什麼轟轟烈烈的戀愛不過都是小說電影的情節,真實世界中是不會出現的。
 
但兒子的那段戀情卻讓她如同看電影一般。也和很多結局一樣,炫爛終歸於平淡。他們就那樣悄悄無聲的分手了,讓人覺得當初那樣激烈的反抗彷彿只是一場夢。夢醒了,愛消失了。
 
這些年來,楊媽媽煩惱到白頭髮愈來愈多,笑容也愈來愈牽強,楊奇煜都看在眼裡。他從來就不是一個貼心孝順的兒子,但隨著年紀增長,經歷的事情也愈多,他更加感受到家人的重要性。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像現在這樣。
 
只是,他的人生就真的要操控在別人手中嗎?
 
他想了他生命中唯一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其實比他還要有責任心,比他還要愛護家人。但現在卻選擇了離開台灣,離開他所愛的人。
 
他想,他真的傷他太深了。
 
如果莊濠全聽到他這些話一定會說,楊奇煜,你以為你是誰啊?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能任主。再配上他那張狂的笑,真是讓人想一拳打過去。
 
想起那個男人,楊奇煜的心裡不禁暖暖的。
 
那是他維持最久的一段戀情,也是最讓他刻苦銘心的,甚至,影響了他這輩子。無論是跟哪個女人交往,他總不自覺拿她們來跟莊濠全比較。
 
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帶他那樣心動心悸的感覺。
 
他很想他。
 
當他看見海時,他會想起他。當他遇見正在練舞的人時,他會想起他。當他聽見熟悉的旋律時,他會想起他。當他吃到他喜歡的食物時,他會想起他。甚至,當他看見別人帶著帽子時,他也會想起他。
 
生活裡,很多人事物都會讓他想起他。而且,隨著時間流去,絲毫沒有減緩。他的周圍充斥著那個男人的身影。
 
他想,他是生病了。他生了一種名為思念的病。而且,無藥可醫,也無人能幫他。
 
楊奇煜猛然抓緊胸口的衣服,他有股不能呼吸的感覺,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如果這輩子就要這樣過的話,至少讓他死心,讓他知道,莊濠全沒有他也能活的好好的。
 
你楊奇煜什麼也不是。
 
畢竟當初莊濠全除了一聲"好"以外,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就掛掉了電話。冷漠的就像他們從來沒有愛過一樣。
 
那麼,在這人生的另一段旅程開始前,他至少要做到徹底了斷,否則他永遠也會走不出那條叫"莊濠全"的路。
 
 


 
 
這裡真的是個優美的國家。楊奇煜知道為什麼莊濠全會選擇移民來這了。只是,他不寂寞嗎?
 
一個人看著日出日落,一個人品嚐著咖啡,一個人吃著飯,縱使有再美的風景都食之無味吧!看到眼前的莊濠全,楊奇煜心都要碎了。
 
出國前下的豪語全都被他賤踏在地上。
 
不是說沒有楊奇煜,莊濠全依然可以活的很快樂嗎?他楊奇煜連個屁都不是嗎?所以只要看到莊濠全後,他就可以拍拍屁股轉身離去。那為什麼他的腳就像被釘在地上一樣,無法移動。
 
任憑自己的眼角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眼睛痠澀卻依然捨不得移開目光。
 
他是笑著的,楊奇煜卻知道莊濠全根本沒有在笑。這麼多年的相處,他清楚的知道莊濠全所有的掩飾。
 
雖然是街頭藝人,但莊濠全果真藝人本能徹底。皮笑肉不笑,散播歡樂給大家卻將悲傷留給自己。
 
但他又怎麼捨得去打擾莊濠全現在平靜的生活呢?
 
在他還在糾結時,他的腳已經動了起來追向了那將要離開的人。身體的反應永遠比腦袋誠實。
 
兩人就像許久未見的朋友那樣隨意的聊天,吃飯。楊奇煜企圖想在莊濠全的眼中找到一絲的眷戀,甚至是過去那樣溫柔的眼神。
 
都沒有。
 
莊濠全很平靜,只有初見的驚訝,連喜悅都找不到。
 
自己真的傷他太深了才會連朋友都做不了。因為莊濠全也沒問他要去哪玩更不用說要當地陪了,還急著趕他離開。
 
真的沒有機會了嗎?要是換成了以前的楊奇煜,他早就轉頭就走,想比倔他絕對不輸人。可是,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他很明白,就這麼離開的話,他和莊濠全這輩子就徹底斷了。他不想….因為,他還愛著這個男人。
 
所以他使出了最後的絕招。
 
勾引莊濠全。
 
這是他從來沒做過的事。以前,很自然的上床,誰上誰下楊奇煜也不太在乎,但他很少主動去取悅莊濠全,他已經是在下面的人了,當然取悅這事要看他心情。而以前,莊濠全就抵擋不了他,更不用說是主動的楊奇煜了。
 
他沒想過莊濠全如果拒絕他時,那會有多難堪。他相信的是,念在舊情上,莊濠全依然會容忍他的所做所為。畢竟他都願意帶楊奇煜回家了,那就還有希望。
 
你冷嗎?」
 
如果你不邀請我上你的床,我就自己爬上去。
 
一夜風流。
 
激情過後,楊奇煜並沒有天真的認為他們之間就因為這樣就回到過去,一切煙消雲散。或許,莊濠全只是把這當成一夜情而已。
 
楊奇煜決定下一個賭注。上一回賭注他輸了,輸掉了莊濠全,也輸掉了自己的心。這一回,他願意再賭一次。
 
 



 
諾大的禮堂坐滿了人,穿著西裝的楊奇煜站在了最前方,他看著大門,婚禮進行曲響起,門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