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喜歡

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太陽花學運/帆廷]寂寞,喧囂

 
背景:2014年4月28日 凌晨三點鐘




似乎,不該是這麼寂靜的。

陳為廷看著窗外,那混亂的一切彷彿是另一個世界似的。這裡是他所熟悉的台灣嗎?他有些恍惚。而他完全沒有感覺到剛才的他也在那一片混亂之中。

一台車,一扇窗,一些人,把他隔離在這個空間裡。

他聽不到任何的嘶喊,也聽不到任何的哭泣聲,他的世界裡只剩下了畫面,他像是坐在電影院裡看著沒有聲音的螢幕,努力地想打開音量,卻找不到開關。


他不知道到底怎麼了,他們到底作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們?他們只是想在這麼一個失序的世界裡找到一個出口而已。

但無論他們如何聲嘶力竭,無論他們如何衝撞體制,那上位著就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是不斷增加拒馬蛇籠,將他們隔離的遠遠的。

遠的...讓他們只能遙望著,將所有的不甘所有的眼淚吞下肚。然後,再繼續吶喊著。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們的聲音被聽見呢?


這些日子他聽的最多的就是「陳為廷,你做的夠多了,夠了。

還不夠啊!一直都不夠!如果不是還不夠,他今天怎麼會躺在忠孝西路上?又怎麼會被抬到了警備車裡隔離?如果夠了,現在的時間正好眠
啊,他幹嘛待在這呢?

他也是個24歲的大學生啊!他應該和他許多同學一樣每天只是打電動和談戀愛,吃喝玩樂,偶爾唸唸書,享受著他無憂無慮的學生生涯。

這才是他所該過的。

可是,為什麼他要去選擇這麼一條抗爭的路?三不五時接傳票,上法院,入警局,這根本就不是一個24歲的學生常會遇到的。


雙手握拳。

他舉起手,想拍打車窗。手,卻被一雙溫熱的手給握住了。

「別做傻事。

對上的是一雙堅定的眼眸。

啊啊,他也被抓上來了。

也是。

他們倆個果真樹大招風,雖他們不是活動發起人,即使他們只是乖乖躺在那也會先被當成首要目標。


「我只是有些不甘。
」陳為廷說著。

「一直以來這不就是我們的處境嗎?林飛帆將礦泉水遞給了陳為廷「雖然喝了不少水車的水,還是喝一下吧!


接過了礦泉水,陳為廷看著和自己一樣狼狽不堪的男人。

「只有一瓶?」明顯是喝過的。

「你介意?」聳了聳肩。

「也是,有什麼好介意的,睡都睡過了。」打開瓶蓋,仰起頭。

「喂喂,你別老說這些讓人家誤會的話啊...


「哦,好吧!跟我睡過的人數都數不清了!畢竟在立法院那十幾天,很多人都是累了就隨便找塊地方躺下,哪會管旁邊睡的是誰啊!有時醒來後還會有些恍神看著隔壁的夥伴想著,這傢伙我怎麼不認識呢,又是新來的?

「你啊,就是那樣才會被人家說花心。
」下意識順了順陳為廷的瀏海,和他一樣,有些濕潤。

「我才沒有被人說花心,只有說我是易胖體質好嗎?」陳為廷反嗆,他是交過不少女朋友,但這花心說是哪來的?該不會就是這個林飛帆在外亂說他壞話,才會害他交不到女朋友吧!不過,生物自然會找到出路的,哼哼。

「是是...
林飛帆將視線重新投向窗外,外頭的混亂仍然沒有停止。



「ㄟ林飛帆...」連名帶姓地叫著。

「怎了?

陳為廷的眼光同樣看向窗外。

「你說,什麼時候天才會亮呢?


「....

「有時,我常會懷疑,會不會我們永遠看不到天亮的那一刻?

「這是一條看不到出口的路。」林飛帆淡淡地說。

「你後悔了嗎?」
怎麼可能!」
回給林飛帆的是一個自信的笑。

他早就知道他所選擇的是什麼路,即使崎嶇,即使艱難,他依然會走下去。

而無論如何,他相信,他絕對不會一個人。




瞇起了眼...



天亮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