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無聊罷了......
  • 245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點-21-




有些無意識的,腦袋還些昏沉,小煜卻放輕了腳步,儘量不要發出聲音。打開了門,房間裡一片黑暗,但並不影響小煜的路線終點。輕輕地掀起被子他窩了進去。
 
棉被裡的溫暖氣息幾乎要讓他嘆氣了。
 
好暖,好暖。
 
他看不清那人的臉孔,但他的臉上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氣息。
 
吸入的氣息讓他深深迷戀著
 
好想伸手撫摸他的臉孔,卻又擔心吵醒他,小煜只好縮著自己,在這寂靜的夜裡,他卻偷偷地笑了。
 
不知道當白晝來臨時,敖犬醒來後會不會大叫?
 
應該不會,應該只會把他踢下床。
 
那麼,是不是該比敖犬早一點起床就好?反正敖犬很會賴床的。
 
一有這想法,小煜更開心了,他又記起了一件事了,敖犬是個很難叫他起床的人,每每設鬧鐘的都是敖犬,但被吵醒的都是小煜,這讓小煜幾乎每天都有起床氣了,而且當他起床後,他還得要叫醒敖犬,那真的是件天大的難事,以往,小煜的最後手段就是把敖犬踢下床而已。
 
所以,應該不太有機會被敖犬發現他偷爬上敖犬的床吧!而且小煜只是想好好地睡一覺而已。
 
他一直都睡不好,而且還常作夢。而他剛做了個夢,夢裡的他拚命地跑,追著那個勁瘦的人,他一直跑,卻追不上,他的身體好重..
 
他只能拚命地喊,等我
 
那人卻一直不回頭。
 
他好難過因為那人不理他為什麼不理我?他拚命地喊
 
明明,每次在那喊不要不理我的人都不是他
 
 
 
"不要不理我嘛
 
"我的腰好痠都你害的,你就不能忍耐一點嗎?"
 
好難哦那你可以不要那麼性感嗎?
 
"你去死。"
 
 
 
畫面突然切換,有個男人握著他的手,他們站在沙灘上,眼前是一片漆黑,只聽的到海水的浪潮聲。
 
"如果有天我們必須要分開,那也只是因為我們不相愛了。"說著話的男人捧著他的臉頰。
 
"你確定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他似笑非笑。
 
"那不會發生的。"充滿著信心。
 
"好大的自信,你以為你是神嗎?"他滿是不屑。
 
"我不是神,但我想成為你的神。"
 
"莊敖犬,你給我放尊重一點。"
 
"這樣,你就能毫無顧忌地愛我,我就可以擁有你的所有,連你心底那片被神佔領的地區都屬於我。"
 
醒來的他,滿臉的淚。
 
他記起了一些了,他記起那次去海灘玩時,他們倆個許下的諾言了。
 
那次,他們倆個想偷偷去的,但阿緯和威廉硬是要跟,給了一堆理由,最終就是怕他們被偷拍。
 
那又如何?團員一塊出遊很正常。誰會懷疑?
 
最後拗不過阿緯,而且小煜也覺得他們四個好像除了工作外就很少一塊出去玩了,那麼大家一起去吧!
 
不過,在夜晚來臨時,他們倆個還是跑到了沙灘去散步,手牽著手,沒有任何顧忌。他們真的很難像一般情侶一樣,光明正大地牽著彼此的手。
 
一塊看著星空,聽著海潮聲,那時,真的覺得幸福的頂點不就如此吧!
 
而他,竟然把這些都忘記了。
 
 
小煜好氣自己,為什麼只能記起一些片段呢?他也好氣敖犬,為什麼不讓他再去試試後空翻呢?
 
也許,會因為這樣,讓他拾回所有的記憶。
 
讓他明白他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放棄他美好的大學生活,一頭栽入藝人生涯。
 
楊奇煜真的很難想像一向愛好自由的他,為什麼會願意過這種生活,而且,他喜歡的是樂團,他只想彈吉它唱歌而已,為什麼他要加入這種唱跳團體,學習著他不擅長的舞蹈呢?
 
就為了那有可能會發生的該死危險?
 
據威廉說,他上回練後空翻時,弄傷了手,而這回練,又弄傷了腦,應該就是要警告他不要再嘗試吧!
 
但小煜不想放棄,他不願放棄任何能夠幫助他恢復記憶的方法。
 
 
閉起了眼,他靠近了敖犬一點點。
 
如果說,現實逼的你不得不推開我,那麼我只好趁著在深夜靠近沉睡的你一點點。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